关闭

番外24:开始新的生活

宗明天下

作者:七帅

  正文

  “这!”警察目瞪口呆地看着允,不敢相信他的话。“真的有上一世?你上一世是我祖宗?”

  “你也是皇族?”允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正常,说道“我早说了你不会相信。”

  “不可能!”警察有些神经质地喊道“不可能!物理学理论上就不存在魂穿的可能性,你怎么可能有前一世,你的前一世怎么可能是昭帝!”一边说着,他掏出手枪对准允。“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

  刚才允因为在短短的5分半时间内实在想不到能骗过面前警察的谎话,干脆说了实话,告诉了这个警察自己的真实经历与上一世的身份,只是没有说第一世的事情,也没有说自己这具身体是第一世的身体而是含混过去了。虽然说实话被认为是胡说八道、最后仍然被抓进警察局的可能很大,但不说实话现在这一关都过不去,他也只能这样做。理所当然的,警察难以相信他的话,强烈刺激之下甚至掏出了手枪。

  允举起双手。“我早说了你不会相信。但这就是实话。”说完这句话,他甚至闭上了眼睛。

  警察双手持枪指了允很长时间表情才平静下来,他放下枪又问道“如果你是昭帝,那你今天为什么会去长陵岛祭祀?”

  “我当然会对自己的陵墓感兴趣啊,毕竟我生前没有安排过修建陵墓,完全不知道文,章帝会给我修一座什么样的陵墓。而且长陵岛上还埋葬着许多我熟悉的人,我也十分怀念他们,见不到本人,看一看他们的坟墓也是好的。”允道。

  “既然你说你是昭帝,又是驾崩后不久就来到这个世界,应当还记得很多昭帝的往事了?”警察又道。

  “当然记得。”允点头。不过他又说道“但是年头太早的事情未必能完全记清楚,或许还没有现代人知道得清楚,毕竟已经几十年过去了。”

  允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神情略有些惘然。警察注意到这个细节,神情略有些变化,不过随即恢复正常,又道“那我就要问你一些有关昭帝的往事了。如果你回答不上来,我就会认定你在胡说八道,虽然不会开枪打死你,但一定把你送进监狱,以杀人罪判处死刑,就算你真的未成年也不例外!”

  “如果最后发现你真的是昭帝先祖,我会因为侮辱了先祖自尽;但现在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验证你的话是真是假。”警察又道。

  “我理解,即使是我也没有更好的方法来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你也不用自尽。不过如果你问的是某些我不太在意的事情的细节,我未必能够回答上来。”允又道。

  “你放心,不会是普通事情,也不会太抠细节。”说完这话,看允没有再说什么,警察开始询问。“太祖皇帝去世前,曾派昭帝去皇陵祭祖,但因病危又匆忙将昭帝叫回来。昭帝返回应天是哪一天?”

  “洪武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允回答。

  “昭帝与孝康昭皇后,也就是当时的宸妃,初次见面是在哪里?”

  “是在当时的讲武堂外……”

  警察不停提出问题,允一一作答;警察问的很认真,允回答的也很认真。警察一连问了很多问题,允虽然部分问题并不能特别准确的回答上来,但大体内容不错。

  “我再问一个问题。”警察额头冒汗,伸手擦了擦说道“昭帝陛下临终前,在吩咐章帝追封惠妃、宸妃为皇后,加封淑妃为皇太后之后,又对淑妃说了什么,又自言自语说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允有一瞬间的失神,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忙定了定神,抬起头看向警察。“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前面问的问题虽然也都是比较隐秘的事情,但毕竟问的是时间、地点、事情的经过,看过皇宫密档的人知道也不奇怪;但这个问题知道就太奇怪了,华夏传统史书向来惜墨如金,当时在场听到这几句话的也只有思齐、昀芷、敏儿、文垣四人,他们复述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把原话告诉史官,他当时说的原话会随着四人的逝去而彻底埋葬在历史中。所以,这个警察到底作为一个四百年后的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虽然允满心疑惑,但他并不认为这个警察会回答。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警察不回答他也没办法。但令他惊讶的是,面前的警察想了想,竟然回答道“我得到了一本淮南康公主殿下的日记,里面记载了这几句话。”

  “昀芷的日记?昀芷还有记日记的习惯?”允在双重惊讶之下不由自主地反问道。

  警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昀芷是淮南康公主的名字,脸色略有变化,解释道“根据日记上的话,淮南康公主是在去印度担任总督后才开始记日记。毕竟做总督事情太多,不记下来凭脑袋根本记不住,副官的脑袋也不好使。”

  “原来如此。”允道。昀芷如果在应天的时候就有记日记的习惯,他不可能不知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警察又道。

  “昭帝当时说的话是这样的。先对淑妃说道‘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就用加封你为皇太后的法子,来补偿你’;又自言自语道‘似乎加封你为皇太后,又有些对不住熙瑶。但不补偿你,我也于心不安。好在我马上就要与熙瑶团聚了,有足够的时间与她解释,她会原谅我的’。”允回过神来,说道。

  听到这段话,警察的神情彻底变了,变成一种又喜又怕的表情,不过允这时低着头没有看到。但他却又问道“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是昭帝,为什么会对现代社会接受的这么快?为什么能够这么快与唐瑛开始谈恋爱?按照你的说法,你的心态应当是七十岁的老人,不可能这么快接受现代的一切。”

  “这是两个问题吧。”允道“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畅想过未来是怎么样的,而且虽然那时的科学技术与现在差距很大导致社会形态差别很大,但各项规章制度其实是一直延续下来的,所以我能够这么快适应现代社会。好吧,我知道这番话漏洞百出,听起来就像是瞎编的,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身体年轻了,脑袋也变得和年轻人一样了。”这个问题他实在没有办法解释,只能这样回答。

  “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允说起这句话,神色有些复杂。“今日我去长陵,先后拜了熙瑶、熙怡、思齐、妙锦的墓后,忽然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唐瑛时抱有的心思太小气了。”他说了说自己当时的想法,“上一世做了一辈子皇帝,享用到了当时所有的好东西,这一世就算做一个平民也没什么,反正这个世界的法治十分健全,做平民也没什么不好。而且即使要做高官权贵,有唐瑛这样妻子又如何?我就不信,以五十年做皇帝的经验,如果能考上大学,没有妻家的助力也未必当不了首相、议长、国企管委会主任,站在大明的顶端。”

  “这只是你与唐瑛谈恋爱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按照常理,你不可能才几天就喜欢上唐瑛。”警察道。

  “但我就是几天就喜欢上了唐瑛。这种类似于青梅竹马的关系让我感觉很新奇,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关系才让我很快喜欢上了唐瑛。”允回答道,语气仍然保持着平静。

  他心里却很焦躁。这个警察问了这么多问题,看样子还要继续问,他又不敢不回答,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哪怕杀了他,给个痛快也好。

  他正想着,忽然听到身前传来声音,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却见到警察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允一时有些紧张,生怕他接受不了现实开枪把自己毙了;但没想到的是,这个警察却忽然跪在他身前,磕头说道“十四师孙朱师见过昭帝陛下。刚才十四师孙对您多有得罪。”

  他已经确信了。虽然穿越这码事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但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允说的是真的。不仅是允说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漏洞,他刚才在与允接触时还测了一下骨龄,虽然用手测骨龄不是特别准确,但也能确定在二十岁以下。二十岁以下的人是不可能骗过他的,除非是特工,但特工不会连一具尸体都没法处理。事实摆在眼前,他只能接受。

  而且,他非常崇敬昭帝先祖,即使面前的人只是转世或魂穿,但他也立刻跪下请罪。

  “起来,不用行这么大礼。我虽然是昭帝的转世或魂穿,但既然已经转世,上一世的身份与这一世就没有关系了。而且不相信我的转世身份、反复盘问也很正常,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允愣了一下就恢复平静说道。

  “即使如此,我也罪过深重。”朱师说着忽然掏出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这就履行诺言。”

  “不要!”允赶忙说道“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像你这样认真盘问,你没有罪过,不用自尽。”

  允连续劝说了好一会儿,朱师才放下手枪,放弃了自杀的打算。当然,不论允还是朱师都知道这只是在演戏而已。朱师根本不想自杀,即使面对的是十四世先祖也不想自杀;但刚才话都说出去了,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将面子挽回来;允虽然心里不大高兴,但为了防止惹上麻烦,只能配合。

  之后朱师介绍了一下自己。他是昭帝第六子的后代,本来因降等袭爵传到第十代爵位已经降到官大夫,但这时爆发了第二次社会革命,革命中这一代先祖投奔了曹克敌,南征北战立下功劳,又因为是皇族,战后加封为世袭罔替的郡王,成为大明顶级贵族之一。传到朱师这一代,他不是嫡长子不能继承爵位,因为自己的爱好于是来当警察。当然,他的真实身份整个应天府警察系统只有府局局长一人知道。虽然他不能继承爵位,但毕竟是大明顶级贵族的儿子,能够做到很多其他警察做不到的事情。

  “原来如此,我说你的名字为什么会带有火字旁。不过,你起这样的名字,同事不会怀疑你的身份么?”听了朱师的介绍,允道。

  “我和同事们说,我的名字是朱师。”说着,他手指沾了水在茶几上写下着三个字。

  “原来如此。”允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即使你觉得我的表现不太正常,但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就非法闯进朱师躅的房子?我不是说你担心法律制裁,而是说如果每一个不正常的案子你都这样做,你恐怕没有时间做别的了。”

  “先祖说的不错,”朱师点头道“我当然不可能对每一个不正常的案子都用非法手段侦查。当我调查朱师躅的身世背景发现有一个姓蓝的人和朱师躅很熟后,特意找到这个人,让他观察先祖到底是不是朱师躅。他表示先祖不是朱师躅,证明了这个案子确实有问题。所以我才这样做。”

  “原来如此。哎,不对,昨天伴晚我才见到蓝森,可你刚才说昨天上午就进入过这栋房子。”允又提出一个疑点。

  “先祖确实是昨天伴晚才见到的蓝森,但蓝森早在前天伴晚就偷偷观察过先祖了。”朱师解释道。

  允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他与朱师又说了一会儿话,一直快到天黑,朱师问道“时候也不早了,十四世孙要走了。先祖这一世想要怎么过?”

  “我有一句话要告诉先祖。尽管以先祖的睿智,不太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仍然要与先祖说。如果先祖想要当今皇帝陛下承认先祖的身份……”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允打断。“我不傻,知道不可能让现在的皇帝承认我上一世的身份,也不会抱有这样的幻想。实际上,如果不是你私自调查,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上一世的身份。”

  “那这一世先祖打算怎么过?像刚才说的,考大学成为帝国首相、议长、国企管委会主任?”

  “我会像一个普通的低等贵族子弟一样,努力考大学,但并不强求一定考上大学。如果能够考上,就向上爬;如果考不上,就作一个普通人渡过一生。”允又抬起头看向朱师。“你以后就当做不知道我上一世的身份。我也不会再以任何方式联系你。”

  “太好了。”朱师缓缓吐了口气。

  “不过,现在我有两件事要拜托你,这两件事后,不会再拜托你任何事情。”允又道。

  “请说。”

  “第一件,你帮我将这么多杀虫剂和朱师躅的尸体处理了,同时让蓝森把我当做朱师躅。”

  “没问题。”

  “第二件,我希望你帮我,从应天七中,也就是我现在就读的学校将四年级的期中考试试卷偷出来。”

  “没问,啊,”朱师惊讶的看向允。允笑了笑,说道“既然我要以朱师躅的身份融入这个世界,当然不能露馅;如果期中考试的成绩差的太远,会露馅的。”

  “好。”朱师答应道。

  “谢谢,我没有别的事情了。”允最后说道。

  朱师站起来向他行了一礼,离开了这栋房子。允站起来在窗边看了一眼他的背影,自言自语道‘麻烦终于已经解决了,我终于能够放心的,开始新的生活了。’

  (番外结束)

  宗明天下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七帅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0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