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867章炮王哭着说不要赶我走

中国猎人

作者:步枪

  “接到炮火支援请求!上级指示我车为前线部队提供急促炮火支援!”

  按照流程来,车长向车组人员通报战情,随即快速从作战情报平台下载任务信息,所有车组成员都能看到任务的详细信息。目标区域的位置,周遭地形。驾驶员关注的是路线,炮手关注的是目标区域的坐标参数,车长把控全局。

  观摩台上没有人讲解,毕竟不是表演,所有的信息都显示在大屏幕上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顶着202车,也许大家都在期待,202车继续带来奇迹!

  再没有人会认为202车全靠运气,当然不能否认存在运气的成分。但是,如果车组成员没有过硬的技术,运气再好,炮也打不准。

  在杨青松看来,完全进入了状态之后,他想着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前线的步兵部队提供最猛烈的炮火支援。

  因此,在进入了自由选择权限之后,他赫然没有迟疑地选择了在行进中进行急促射击。

  当所有的诸元装入之后,202车在狂奔之中高高扬起了炮口,随即,炮口喷发出火焰,一发发105毫米炮弹被打了出去。

  急促射击,杨青松一口气打出去了五发炮弹。

  炮弹在空中沿着抛物线飞行,在雨幕中穿行,自由滑落之后,砸在了目标区域上,继而爆炸。高爆战斗部爆炸开来的阵势很震撼,五发炮弹几乎与多门火炮齐射出来的排炮一样,一颗接着一颗的以很均匀的间隔准确地落在了目标区域上。

  于是,爆炸声是很有节奏地次等响起,当然,是先看到无人机传输回来的爆炸画面,而后声音才传过来。

  众人似乎已经麻木了——行进中打出去的急促射击,居然全部落在了目标区域当中。

  最后一公里,202号车开出了最快的越野速度,八个巨大的轮胎在起伏不平的地面上碾压着,冲刺完最后一公里,随即在雨幕之中猛然驻停,三秒钟之后,105毫米口径火炮再一次发言。

  这一次是直射。

  最快的发射速度,又是五发炮弹出去,全部准确地落在了目标区域。

  暴雨渐渐的小了,和来的时候一样,来得快去的时候也很快。

  一众指挥军官都下意识地站起来,目光看向了返回路线那边,一条沿着树林碾压出来的路线,那是参赛战车完成整个流程的射击之后返回的路线。

  余明也站了起来。

  全场只有李牧依然坐着,事实上,李牧也被震撼到了。

  完美无缺鬼斧神工般的射击,在暴雨中完成,没有一发炮弹打空,甚至很多炮弹都打出了今天最好的精度。

  李牧想不到,自己的手下,一名入役大半年的新兵蛋子,交给他的,是这样一份成绩单。

  众人的心思大同小异——一定要见见这个神炮手,也许是一名资深得让大家能够感受到历史的老士官,否则决然不能够信手拈来一般地玩出了这样的火炮射击。

  当雨水彻底停下来的时候,天边的云层裂开一条缝,阳光从缝隙那里照射下来,202号车的慢慢的从树林拐角的地方开过来,速度不快,像是一名在前线杀了七进七出救下了无数战友的夕阳武士一样,带着一身的疲惫以及高昂的头颅,一步一步地稳稳地从前线走下来。

  在阳光的背影之下,夕阳武士那目光是深邃的,步伐是坚定的,纵然身后是无数的荣光,武士依然坚定地走下了前线,把无数的荣光留给他人,也把无尽的思念留给世间众人。

  犹如披着黄金战甲的全能战士一样,掉落的侧裙板,以及浑身的泥泞,高高扬起的炮口,硝烟似乎都没有从身上散去。

  车长打开舱盖站了起来,露出上半身,杨青松也打开了舱盖站起来,即便是在战车里,依然站好了军姿。他额头上的鲜血凝固了,顺着眉头留下来的鲜血凝固在一边脸上,还有他那坚定的目光,以及肩膀上的列兵军衔,都深深地刺激着众人的目光。

  无人机像是拍摄婚车队一样,跟随着202号车拍摄。也许对于后台操控无人机的技术参谋们来说,这是他们表达自己的尊敬的最好方式。

  李牧慢慢站起来,走向护栏那边,轻轻一跃,直接跳下三米高的地面,稳稳落地,随即稳稳的一步步地迎上去。

  余明也动了,他沿着楼梯走下去,在李牧身后十几米的距离上,脚步稳健地走过去。后面,所有的指挥军官都跟在身后,都不说话,看着越来越近的202号车开过来,他们走过去。

  怅然不觉的杨青松看见一票领导迎着走过来,心里发紧,低声问车长,“班长,咱们是不是打得太差了?还是打错了?”

  他认为领导是过来质问的,尤其看到这些领导们脸上都是面无表情,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车长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他知道杨青松打爆了那台59坦克,但杨青松不知道。车长认为是因为这个事情。他知道的更多,那台改装过的59坦克肯定值不少钱。看这个阵仗,肯定是过来骂人的了。

  他安慰杨青松说道,“没事,一会儿你别说话,听见没?”

  杨青松连忙点头,心跳加速得很,目光也变得躲闪起来,和之前战斗状态下的杨青松,根本是两个人。或者现在的他才像是新兵蛋子,需要班长护着的新兵蛋子。

  202号车终于还是要停下了,那票指挥军官们也都停下了,就站在车前不到三米的地方。

  车长赶紧的跳下来,杨青松愣了一下,也赶紧的跳下来。驾驶员熄了火,也赶紧的爬出来。

  李牧已经站在那里,紧紧地看着自己的兵。

  车组三名成员在李牧面前列队完毕,车长向李牧报告:“报告副团长!202车完成射击比武科目!请指示!”

  应该是四名成员的,但是大比武要求只能三名成员出战,因此装填手这个岗位是不安排人的。

  “稍息!”李牧敬礼,用力地甩手。

  随即,李牧退到一边,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知道,下面,余明是要说话的。

  余明走过来,站在车组成员面前。他的目光落在杨青松的脸上,额头上脸上凝固的血迹,看着很吓人。

  “炮手是谁?”余明问。

  他的目光从杨青松脸上移开,他下意识地认为,炮手只会是两名士官之中的一名,这个列兵,肯定是驾驶员。

  没人回答。

  车长要护着杨青松,因此他犹豫起来。驾驶员更不会回答,内部团结一致对外。要被处分,就一起处分,或者替新兵扛了处分。

  没人回答,余明也不生气,他以为兵们拘谨呢。他先走到杨青松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扬一句:“嗯,车开得不错,老司机?”

  众人都轻轻笑起来,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

  杨青松尴尬地低下头,随即猛然挺起胸脯,做了一件让车长和驾驶员都感动的事情,他毅然决然地说道:“报告首长!炮是我打的!和班长没关系!”

  余明一愣,下意识问,“你是炮手?”

  “报告首长!是!我是炮手!炮都是我打的!和班长没关系!”杨青松咬牙说道。

  车长急了,赶紧插话:“报告首长!杨青松同志是在我的指令下打的炮!和他没关系!他只是奉命行事!”

  余明就彻底愣了,左右看看他们,随即看向李牧,那意思是,怎么,你的兵都学会抢功劳了?还当着老子的面抢功劳!

  太狂了吧!

  李牧却是很快就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微笑着微微摇了摇头,往前走了两步,对余明说,“首长,兵们的失误,问题在我身上,是我这个副团长没有交代好。我愿意接受处分。”

  这么一说,余明回过神来了,其他军官也都恍然大悟。

  不是在抢功劳,是在抢处分!

  这几个兵以为做错了事情,都纷纷挺身而出要把处分抢过来!

  看看,这才是好兵!

  然而,当大家回过神来,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杨青松脸上——炮手是新兵蛋子!!!

  还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震撼的吗?

  就连余明,此时也不得不再一次问道,“你是炮手?”

  杨青松挺着胸脯,赴死一般回答:“报告首长!我是炮手!”

  他突然看向李牧,哭了,哭着说,“副团,我错了,真的跟班长没关系,是我打的。你不要赶我回家,我不想回家,我要当兵,我死也要当兵,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给部队丢脸,你不要赶我回家。”

  众人的眼睛突然的湿润了,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反差更让人感受深切。蒙在鼓里的杨青松,他以为他做错了,他以为他丢人了。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他以为他让他的部队丢脸了,他似乎意识到下一步就是自己被劝退回家。

  于是,他再也顾不上什么了,哭着向亲手把自己带进部队的副团长求情,求他不要敢他回家……

  李牧眼睛红了,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他慢慢地把杨青松的脑袋揽过来,上面的干枯的血迹被泪水打湿,一摸一片红。李牧把他的眼泪擦干净,像搂着小孩一样把杨青松揽入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李牧沉声对杨青松说,“我不会把你赶走,谁也不能把你赶走,你是我李牧的兵,一辈子都是我李牧的兵。”

  余明沉默着,这样的兵,也许离开基层的时间太长了,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过大头兵们的真情流露。相互之间的扛事,相互之间的拉扯,也许有时候仅仅是因为男人的尊严和大气。

  可谁又敢招惹这样一支由这样的兵组成的军队?

  那是一种比核武器还具有威慑力的战斗精神,死而后已,用性命把胜利填出来的战斗精神。

  “李牧,你带了一批好兵。”

  终于,余明缓缓说出这样一句话,随即向车组三人敬礼,转身离开。

  严参谋看了看走远的余明,对李牧说,“李副团长,回去之后抓紧提交申请,我看,评一个个人二等功一个集体二等功是没问题的,争取一个班组荣誉称号。”

  说着,冲三名大头兵笑了笑,小跑着追余明而去。

  乌云很快散去,阳光再一次普照大地。

  车组三人都懵了。

  那一众指挥军官纷纷对李牧他们报以微笑,随即散去。

  车长纳闷了,问李牧,“副团,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李牧先是对杨青松说,“好了,站好,把眼泪擦了。”

  杨青松连忙站好,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屁孩一样,赶紧的抹干净眼泪,他还是懵的。一想到要被送回家,想到那种场景,他的心就难受得不要不要的。

  “杨青松,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让我看到你哭。爷们,有哭的那点时间,干点什么不好。”李牧严肃地说道。

  杨青松青松一般站着,大声说:“是!没有下一次!”

  李牧缓缓点头,这才目光在三人的脸上扫过,沉声说,“同志们,你们创造了一个奇迹。所有科目全部以最高难度系数完成。咱们的排名,是第一!”

  三人都懵了。

  他们也许知道自己没打偏,但是根本没有想过打得这么准。此时,他们才明白严参谋说的申报功劳的原因。

  原来,这么多领导,那个中将跑过来,不是来批评人,而是过来表扬人的!

  杨青松刷的一下子脸红了,想起刚才自己的表演,他羞愧得恨不得找个散兵坑跳进去然后把自己埋了——丢人啊!

  “哈哈哈!好样的!好样的!”李牧仰天大笑。

  他有足够的理由在这里放声大笑,太有底气了。这几炮打出来的震撼和荣誉,在他心里,比之前他个人获得的所有功勋都要重要!

  这说明,一直以来他维持的高压训练以及新型的训练方式和战法,得到了有力的证明!

  现在还有人会眼红107团花的钱多吗?

  不会有人敢那么说闲话了。

  你行,你上,你不行,你就不要说别人花的钱多,因为花得超值!

  “回去之后,我要请你们喝酒!我一定要请你们喝酒!”李牧指着车组三人大吼着说。

  怎样奖励他们都不为过。

  表达情感的最好的方式无疑是喝酒,表扬一个兵最好的方式无非是给予与其他兵不一样的待遇!

  谁能和团领导坐在一起喝酒?

  更别说是请你喝酒。

  禁酒令还在那里挂着呢。

  如果说,前面的单兵五公里武装越野让兄弟部队认识到了107团的实力,那么今天过后,其他部队认识到的,是他们和107团之间的差距!

  可以说,107团参与大比武的最重要的一个目的,已经超标准的达到了。

  一炮打响,打出了107团的赫赫威名。

  赴南苏丹的维和任务,此时,李牧可以十分肯定,必定是107团出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步枪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