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十八章又是礼金

  “话是这么说,可老夫总觉得朱公子不像是寻常百姓,究竟是何身份老夫反而不太敢说”吕公带着欣赏的语气继续说:“且看这位李公子同样胸有城府不苟言笑,两位如此年轻可谓前途无量啊,何不入秦谋个一官半职?”

  朱元璋暂时性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发现被吕公盯上问个没完没了,于是转口:“吕公还有没有米酒?昨日我和善长已经喝没了”

  “有有有,福伯!”

  “老爷”福伯突然出现。

  “公子你跟着福伯去地窖,要多少有多少”吕公说。

  “老爷,所有的米酒都在这了,新的还在酿造”福伯看一眼朱元璋有点不乐意。

  “怎么会没有?不是让你做准备吗”

  “老爷这不是放在市面上卖给寻常百姓的,既然是给公子必须选用上好的粳米和最清澈的山泉,所以耽误了些时日”,吕公听罢点点头。

  朱元璋听闻也不好强行索要:“既然没有也无妨,总之多谢吕公款待了!”,说完转身要走,身后跟着李善长。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呃,只是随便走走,活动活动筋骨!”朱元璋收拾好自己的碗筷,又对吕雉和吕素说:“大小姐二小姐慢用,小生失陪了”。

  “朱朱公子”吕雉和吕素竟同时伸出手来欲言又止,朱元璋和李善长早已掀开帘子去了里屋。

  帘子内的空气比较潮湿因为缺少阳光的缘故,屏风四起遮挡了不少文物,这里昏昏暗暗的没有人,李善长借机进言。

  “皇上,没想到这吕家大小姐原来是有婚配之人”

  “看得出来那位薛公子背后势力很强大”朱元璋说。

  “那皇上还为何”

  “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吕雉根本不想嫁么?”朱元璋瞪了李善长一眼,李善长说:“皇上的确在吕家面前留了个好印象,可同时在大秦摊上了麻烦”

  朱元璋走着走着脚步放慢下来,轻轻叹了口气道:“善长,那你说朕做的对还是不对?”

  李善长说:“皇上你不出面肯定是没错,你既然出面了那就是一半对一半错”。朱元璋听闻后只是点了点头,他的这个臣下言之凿凿分析的十分透彻。置身事外的确是上上签,但这对错参半也并没有让他后悔,之因为在朱元璋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朱元璋走着走着还在宅子里转悠,他根本不知道去哪儿:“善长啊,朕心甚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李善长没想到方才无所畏惧的朱元璋又突然显现柔情的一面,跟在后面语气一沉道:“皇上是为了吕家二位小姐?”

  “善长朕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此事不用你操心”朱元璋听出了李善长的言外之意,无非是想让自己在大秦也有个落脚地,李善长说:“皇上心知肚明,又何必问微臣”。

  “你是说香儿?普天之下上哪儿找去,赵老板那里已经很危险了”

  “就算如此皇上也不应该待在这儿,至少让吕公看见我们有在寻找香儿,而不是赖在府上浑浑不可终日”李善长一语道破其中的要害,朱元璋听了豁然大悟:“善长啊善长,为何你总能在朕迷惘时有甚解”。

  “只是皇上深陷其中,比臣下要面对更多的事,臣陪侍左右能够看的更清”,李善长始终一副为朱元璋是瞻的模样。

  朱元璋决定重新回去,李善长跟在身后。穿过一道道屏风和一串串珠帘再次来到大堂,这时吕雉和吕素已经不在,只有福伯和下人们在收拾。

  二人告知福伯说是去寻找香儿,让吕公不用等他们吃饭。

  走着走着临门一脚踏出去,门外人声鼎沸车马劳顿。朱元璋突然的驻足不动让李善长心生臆想,他回头看了看,皇上的表情略显呆滞。

  “皇上?”李善长关心地问。

  “善长啊”

  “臣在”

  “为何这么久了,还没有天星的下落?朕想回家”

  朱元璋说着黯然神伤,李善长听闻亦不知如何回答。他也没有一刻忘记自己的使命,大秦终归是大秦,这里只有一个皇帝叫嬴政。那个刚刚驱逐完蒙元的大明百业待兴,更需要君臣二人前去振兴。

  芸芸众生神州大地,从上至下就像一群蝼蚁一样在为不明状的虚无而奔走。在始皇帝的高压政策下,秦卫兵、哨探等一些列国家零件在大街上运转,人们活在一个被严密监视的环境下。

  六国遗民同样潜伏在这其中,他们伺机而动和大秦势力相互对抗,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妄想着有一天能够重复六国之余晖。

  走了一天的朱元璋和李善长再也走不动了,此时已是戌时,月亮高挂枝头。二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又回到这条街巷,在他们头上就是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吕府。

  “皇皇上,微臣实在走不动了”李善长在朱元璋身后说。

  “要是徐达在非得数落你不可!才走了几十里就喊累?他最看不惯你们这些文臣连路都走不动的样子”

  “不不是皇上,大将军是骑马骑惯了,我一介文臣那受得了那样的颠簸”李善长上气不接下气,抬头看到吕府就不走了。

  朱元璋看到李善长快要虚脱也没强求,亦停下脚步:“也好,天黑了我们再找下去也困难,回去吧”。

  “是,皇上!”李善长应声说,朱元璋于是上了台阶轻扣门庭。

  “朱公子,你可回来了!”开门的是福伯。

  “怎么?”朱元璋问。

  “没没什么”

  朱元璋发现福伯有点不对劲,他看看宅子里还亮着两盏灯笼,于是对福伯说:“福伯,我们已经吃过了,那两盏灯笼怎么还亮着?”。

  福伯看看朱元璋,想想也不是外人了,于是道:“哎,朱公子你这件事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这件事?什么事”朱元璋有些害怕,这里可是大秦。

  “还不是薛银薛公子”福伯说。

  “那家伙不是已经回去了么”,朱元璋看看府内堆满了不少物品,外表光鲜十分亮丽。

  “公子你也看到了,薛公子在你走后又送来了不少东西,甚至比上次的还要贵重”

  “这”朱元璋看到这一个个集装箱哑口无言,李善长走上前来伸手去提,打开盒子一看发现全是真金白银,在黑夜中都能闪瞎钛金眼。

  “皇上,看来这薛公子不是吃软的,这明摆着是向您挑战”

  “我就不认为他会服软,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这不光给吕雉,也给我们两看呢”朱元璋掂量着手中的金子道:“吕公和吕二小姐呢?”

  “在大堂,那两盏红灯笼下”

  朱元璋循声望去,猩红的灯笼为这寂静的黑夜徒增了些许诡异。朱元璋跨过门槛,整了整衣着道:“善长”。

  “臣在”

  “随我去看看”

  “朱朱公子,老生建议你还是回避的好,毕竟这是我们家事”福伯说。

  “家事?那我白天都干了什么福伯不会不知道吧?”朱元璋拍拍福伯肩膀径直向大堂走去:“从现在起,吕府的事就是我的事”,他心里早就想好了,必须积极入世蹚这浑水才能留在吕府,活在大秦。

  随着李善长的紧随,朱元璋下了大门的台阶正朝大堂走去,离那猩红的灯笼越来越近,闪闪烁烁跟人的情绪一样颇为迷离。

  “朱朱公子回来了,吃了吗?老夫让福伯去准备准备”吕公见朱元璋来,突然道。

  “回吕公话,我和善长在街店吃过了”朱元璋说。

  “那就好,那就好”吕公一边点头一边说,若有所思低着头,不再招呼朱元璋。

  朱元璋只看到堂中的两位小姐,二人分别站在吕公身边,脸上的美丽面庞让人不禁心动。

  见两位小姐没有说话,朱元璋更是没理由主动打招呼,吕公开口道:“朱公子累了一天吧,看来能找回香儿怕是不容易”

  “吕公这是怎么了,气色不如白天啊”,朱元璋刻意回避香儿。

  “老夫只是担心,担心我的大女雉儿”

  “是不是那几个集装箱?真金白银还在门前储着”朱元璋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黑领子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