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八零章 绝地大反杀,新十二魔剑

  秦阳尝试着动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根本没法活动,仿若身体已经不是他的。

  尝试着调动体内的力量,也毫无反应,意识和身体之间出现了断层,他能看能听能想,却没法动了。

  天魔王将脑袋伸了过来,咧着嘴笑着,他那一头白发,还有一张惨白的脸,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画着不入流入殓妆的死人。

  “说心里话,我觉得我小看你了,以你的境界,能清醒过来,真的很让我意外,虽然你醒过来也没有用了。”

  随着天魔王的话,秦阳慢慢的从融入虚空中的状态跌落了出来,天魔王伸出两只手,抱着秦阳的脑袋。

  “你的肉身,很强,可是你却不是个人族体修,真是一具完美的身体,比我现在用的这具还要好,境界虽然比不上,潜力却强的多,说心里话,我最喜欢的就是我现在这幅摸样,虽然很讨厌人族,但人族的样子,用起来却是最顺手的。”

  天魔王的两只手,仿若化作了幻影,贴着秦阳的脸颊,慢慢的融入到秦阳的脑袋里。

  “噢,你的经历还真是挺多的,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竟然就有如此实力,我还真的没见过比你的根基更加雄厚的……”

  “别误会,就算是到了我这个境界,已经封王的天魔,也没有办法读取人的记忆,我也只能跟寻常天魔一样,窥视你现在的想法,只不过,我是天魔王,我可以让你自己回忆,我跟着看一看。”

  “啧啧,原来是经典,还融入了先天鸿蒙紫气,难怪根基如此雄厚,前所未见……”

  “你别挣扎了,也别骂我,骂我也没用的,用你的话说,这叫无能狂怒,再过一会,再过一会,我就是你了,你也会成为我的一部分……”

  “你还骂我?你哪学来这么多骂人的话,行行行,你继续骂吧,以前还真没人这样骂过我,哦,这个什么嫁衣,竟然是大嬴的新帝,咦,嬴帝没死?”

  “不过无所谓,你有两件先天之物护体,我也可以很容易进入大荒,到时候就用你的身份,先去杀了新帝,让我看看,还有谁可以杀了。”

  “噢,鲛人皇族的小公主,咦,她竟然是秉承先天之气而生,要是把她也吞了,肯定比吞了你还要好……”

  “哈哈哈,你骂吧,尽管骂吧……”天魔王狂笑不止,他慢慢融入到秦阳脑袋的手,手背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秦阳的眼睛里冒着血光,哪怕被天魔王控制着,身上的杀气,也如同泉涌一般不断溢出。

  可是秦阳的眼神,却一如既往的冰冷,那是一种摒弃了所有情绪,以疯狂的战意压下所有其他思绪的疯狂。

  秦阳心里面不断的怒骂,从刚才开始,一路骂道现在,一句重复的都没有。

  天魔王笑嘻嘻的不以为意,反倒是将其当做了一次挺有意思的体验,以往见过的人族修士,可从来没有一个,像秦阳这样,竟然能一句不重复的骂人,中间还来回换了十几种语言了。

  天魔的手臂慢慢的消失在秦阳体内,他的身躯也在一点一点的融入到秦阳体内。

  不远处,化血魔刀和魔头被一道道黑气束缚,如同一只狗一样,被绑在枯骨王座下方。

  魔头身上的魔气四溢,嘶吼着挣扎,却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出来,没有了秦阳,他的本质,其实只是魔刀里的元灵,只不过这个元灵,是魔头而已。

  这个魔头本身的力量,碰上之前遇到的普通天魔,都不可能是对手,他只能捡漏,等到秦阳把人砍死之后,跟着落井下石捡好处。

  当得知这破地方,竟然有一个天魔王的时候,魔头当场就怂了,赶紧让秦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力量不会被发现,气息不会被发现,但思绪本身,却没那么好隐藏了。

  秦阳心里不断的怒骂天魔王,眼神却愈发冰冷,他所有的思绪都被骂人的话占据,各种语言,各种俚语,各种方言,不断的从回忆的最深处被挖掘出来。

  “你放心,你马上就会没有感觉了,你的意识会消散,可是你的身体,你的力量,我全部要了,作为回报,我会把你身边的人,全部送去陪你,怎么样,不错吧?

  我都说了,你们人族对天魔的偏见太大了,天魔没有肉身,可是天魔也需要生存啊,我们不去蛊惑侵占其他生灵的躯体,我们难道都去死么?”

  秦阳在心里骂他,天魔王一边侵占,一边也在喋喋不休的回应。

  “我知道你还在想着怎么杀死我,怎么避免被我渗透窥视,你用繁杂的脏话,和乱七八糟的回忆,掩盖住了你真实的想法,但没用的。”

  “我来帮你数数,你能干什么?”

  “噢,你会大梦真经,你可以将我困在梦境中,割裂了之后毁掉,你也可以把我困在回忆里,用渔眠安神曲抹去,说真的,你会的东西可真多……”

  “甚至你可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镇压在你的海眼里,海眼魔石这种先天之物,说实话,我挣脱不了的。”

  “但没有如果,不是么?之前你陷入回忆的时候,你若是能想明白,你还真有可能把我拖进去,然后将我变成你的一段回忆,彻底毁灭。”

  “但我是天魔啊,你想什么我都知道的,你没机会的……”

  伴随着天魔王的狂笑声,他的身体,慢慢的完全融入秦阳的身体。

  就在这一刻,秦阳从回忆中挣脱出来时,也一直没有散去的狂暴,忽然失去了控制,散去了。

  天魔王接手了这具身体,他已经可以掌控秦阳体内的力量。

  可是不等天魔王去感受,秦阳眼中毫无感情的冰冷,消散了,秦阳一直拼尽全力压制的一个想法,也终于压制不住了。

  内心深处,秦阳的意识,彻底放开了自我,发出了一声怒吼。

  “狗东西,既然挡不住,老子就让你一次感受个够!”

  天魔王占据秦阳的身体,也没办法掌握的力量,有两个。

  一,技能。

  二,一字诀。

  秦阳的意识,直接发动了思字诀,一瞬间,他的思绪,被加速到极致,时间仿佛变慢了很多很多,但周围通过五感,传来的各种信息,却仿佛泄闸的洪水,所有或大或小的信息,所有有用无用的信息,都被强行捕捉到,尽数传了过来。

  一个拳头大小的空间,一丝一毫之间,星力的流转,速度、密度、大小,魔气、煞气、灵气等各种东西的存在,统统都化作了最具体的信息。

  而这样庞大的信息,却远不止一个拳头大小的空间,而是。

  整个碎片世界。

  地底下妖邪咀嚼磨牙的声音,沉重的呼吸,妖气邪气的交融……

  还有种种,列出来个列表目录,都需要察看好半晌的信息。

  这种远超一般生灵承受极限的庞大信息,此刻却全部灌注到秦阳体内。

  承受这些信息的,是思维加速到极致的秦阳,同样,也是已经占据秦阳身躯的天魔王。

  不过一瞬,天魔王便惨叫着,想要冲出秦阳的躯体,秦阳的气孔中,一股股黑气,喷涌而出。

  这一瞬间,秦阳的肉身,再次被夺回了一些,海眼中沉眠的力量之海,泛起了浪潮,倒卷而上,从海眼之中冲出,点燃了气血,化作催动思字诀的力量。

  一瞬间,那种无差别,拼尽全力的信息捕捉,骤然暴涨,各种垃圾信息,完全无用的东西,一股脑的海塞进来。

  秦阳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拿出数套圆光套装,将他们尽数激活,两层黑色的圆光,膨胀开来,化作一个乌黑的光球,将秦阳笼罩在里面。

  那些喷涌而出,想要逃走的黑气,却也被拦了下来。

  若是正常情况,两层圆光想要挡住天魔王,简直是笑话,哪怕是好几套一起发力,靠数量凑,本质上的提升也是微乎其微。

  但现在,这瓜皮若是有肉身,脑子肯定已经炸开了,若是有神魂,神魂怕是也早已经崩溃,区区两层圆光,却成了铜墙铁壁,根本冲不出去了。

  或者说,他的意识,已经被垃圾信息,冲刷灌满了,他连想要冲出去这种想法,都没法稳住了。

  秦阳伸出双手,将气孔之中喷涌而出的黑气,全部堵回去,他一脸狰狞的嘶吼。

  “你不是要我的身体么,不是要去杀了我的朋友,我在乎的人么,来,老子给你,别跑啊。”

  “你不是有他心通么,你不是会读心么,知道我想什么吗,来,老子敞开心扉,让你好好感受个够!”

  “还要用我的身份,杀我的人,这么久了,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说的人。”

  秦阳捂着脸,身上魔气升腾,双肩一抖,周身气血便开始暴涨。

  五层霸王卸甲。

  心中恨意在失去了狂暴压制之后,也随之如同火焰一般暴涨。

  念头一动,十二魔剑,第一剑,已经出了。

  霎时之间,秦阳的意识,陷入到一片纯白色的虚空中。

  安静的纯白色虚空中,秦阳身上冒着黑气,而他的对面,白发白面的天魔王,半跪在那里。

  秦阳动了动手指,一柄冒着黑气的长剑,骤然出现在他手中。

  他看了看手中的黑剑,感受着这片纯白色的世界,随手挥了挥剑,他感觉到了,这是第二剑。

  但十二魔剑,竟然没有消耗他的力量,纯靠着心中一股气在支撑着。

  他被怒火和恨意蒙蔽的心神,在此刻,变得无比的清明。

  而对面半跪在地上的天魔王,在被海量垃圾信息,差点撑死,都没见他求饶,可是此刻,他恢复了意识清明,看到一身黑气,手握黑剑的秦阳,脸上却露出了恐惧。

  “秦阳,秦有德,我可以奉你为主,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知道你想去杀了丑格兽,我可以帮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只要你别杀我,别抹去我……”

  秦阳面无表情的拎着剑,慢慢的踱步走过来,随着他迈出脚步,他的身后,纯白色的世界,开始被黑色侵占,秦阳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再也不管了,一步一步的走向天魔王。

  “别,秦阳,我知道内奸,你们人族,不,你们大荒的内奸,他来过虚空战场,但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丑格肯定知道。”

  天魔王开始哆嗦,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了,仿若遭受到了巨大的恐惧,似乎被秦阳手中的黑剑杀了,会比死了还可怕。

  “丑格,对丑格,跟嬴帝有仇,他父亲,他爷爷,都是死在嬴帝手中,他要报仇,他也要去侵占大荒……”

  “还……还有,巡天使的内奸,是朱雀……”

  天魔王被吓坏了,眼珠子都在颤抖,眼看秦阳走到身前,举起了手中冒着黑气的剑,他尖叫着嘶吼道。

  “你不能在这里杀我,杀了我你会入魔的……”

  秦阳举着剑,稍稍歪着脑袋看了天魔王一眼,很平静的道。

  “我不在乎。”

  话音落下,挥剑落下,黑剑从中将天魔王劈成了两半。

  黑剑也随之化为乌有,天魔王的身躯,在黑色的火焰中,消失不见。

  一瞬间,纯白色的虚空,从极远处开始,化作了黑暗,一路延伸到秦阳面前,只留下丈许大小的纯白空间,其余地方,尽数化为黑暗。

  秦阳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神情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语。

  “我信你说的话,我知道那不是威胁,所以,不让你彻彻底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死亦难安。”

  “我就是我,入不入魔,我自己说了算,狗东西,临死还想阴我,真是狗该不了吃屎。”

  话音落下,秦阳站身之处,岌岌可危的白色地带,刷的一下横扫开来,整个世界的黑色,被压缩成一把冒着黑烟的黑剑,静静的悬在这里。

  不过瞬间,秦阳的意识便再次从那片纯粹的意识世界里消失,再次回到了身体里。

  那挣扎着从他七孔里涌出的黑气,仿若失去了意识,随着无穷无尽的海量垃圾信息,强行灌入,慢慢的崩碎消散,化为虚无。

  秦阳一身滔天魔气,静静的站在那里,两层圆光,轰然崩碎,魔气化作冲击,横扫开来。

  整个地宫大殿,被夷为平地,那颗巨大的骷髅头,也随之崩碎成齑粉。

  外面沉睡的巨兽,睁开眼睛,暴怒的立起身子,呲牙向着那边望去,却看到一身滔天魔气的秦阳,静静的飘在半空中。

  秦阳撇过来一眼,那一身凶煞之气冲霄的巨兽,吓的惊叫一声,掉头就跑。

  秦阳没理会这头看起来成色不错的大好食材,他念头一动,开始收拢身上的魔气。

  这次施展十二魔剑,跟以往不一样了,消耗虽然还很大,却已经不是原来那种需要消耗大量真元、气血、甚至是寿元。

  但这次浮现出的魔气,却也没有随着收剑而消散。

  这些魔气的渗透力很强,正想要渗透到他的根基里,可他的根基,融入了先天之物,根本不是什么力量,可以强行渗透的。

  而那些魔气,想要冲入黑玉神门,也毫无卵用,至于白玉神门,这些魔气根本没法靠近。

  失去了根基,这些魔气不过是无源之水,肉身入魔,不是个笑话。

  秦阳将其慢慢的收拢,放到海眼一角,以后当做力量用,也可以当做材料用。

  秦阳身上的魔气慢慢消失,他缓缓的落到地面,周围的魔头什么,不是死了,就是跑完了,反正现在根本没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想找死。

  秦阳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心里生出一点疑惑。

  只有一字诀,是源自于本心的力量,在只剩下自我意识还能自己控制的时候,可以直接施展,其他的都是不行的。

  但是,在刚才,直接深入到了意识的世界时,他竟然在那里施展出了十二魔剑。

  天魔王肯定是认出了那是什么,不然身为天魔,何至于恐惧成那副鬼样子,都快吓崩溃了。

  也正因为如此,秦阳可以确定,在那里杀了天魔王,是最干净最彻底的方法。

  十二魔剑,施展的是一字诀的力量么?

  哪一种?恨字诀么?

  可从来没听说过有恨字诀啊。

  摇了摇头,秦阳觉得,自己没听过,不代表没有,十二魔剑,肯定跟一字诀有关系。

  在很早之前,秦阳就曾经猜想过,既然一字诀本身,是人族的巨巨佬创出的,那么,后面是不是可能会出现一位巨佬,他的才情,可能没天尊那么高,高到无法理解和揣测的地步。

  这位巨佬,是不是可以创出稍稍弱点的,弱化版的一字诀?

  至少不会如同一字诀的入门门槛,高到在哪都不知道。

  当年就有这种想法,甚至也曾猜想过,十二魔剑是不是就是弱化版,但一直以来,他施展十二魔剑,都是拼命的时候,增强的只是力量,和一字诀有本质上的差别。

  这一次,算是彻底实锤了,十二魔剑肯定没那么简单,说不定就猜对了,是某门一字诀,不,或者说某一门一字诀里的某个衍生神通的弱化版,所以要付出的代价才会非常大。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不放心油条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