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五章 逝者安息

  然后用纱布包扎伤口,在她将纱布打上一个结的时候,因为体力的透支,而重重的倒向了男人。

  面具男子伸手一捞,便将眼前的女子搂入怀中,而他的几名手下,又往前挪了几步,却被面具男子给瞪了回去:“还愣着干什么,准备马车,入城!”

  ……

  沿途走了几日,云卿尘醒来的时候,那个银狐面具男早已不在身边,而他的几名护卫也消失了。

  但他留下了一匹汗血宝马,这匹马快到京周城的时候,便停了下来,甩着马尾示意她离开。

  云卿尘从马车上跳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换过了,伤处被人抹了药膏,以至于她身上的伤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她看了看眼前的马儿,本想过去摸一把,这马儿还有脾气,见她过来,立刻嘶鸣,然后转身快速的跑进了林子。

  云卿尘一脸蒙逼的站了一会儿后,便拍了拍身上的衣物,转身往京周城而去。

  才刚踏入城中,街道两边站着人山人海的人,官道儿被一行队伍占据,旗帜手高高举着钰麟军的黑色旗帜。

  吵吵嚷嚷的声音从老百姓群中传出,云卿尘延着左边旁道往上走。

  算算日子,今日正是玄王回朝之日。

  云家二小姐作为玄王的未婚妻,是必须要亲自出城迎接的,可此时队伍却停在了这里不动,那么必定是前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倒要看看,云卿浣现在唱的是哪出戏。

  走了一千米左右,云卿尘终于听到了从老百姓堆里传来的话:“怎么会这么惨,眼看就要等到玄王回朝着,竟然失足在自家院子的荷花池里。”

  “是啊,怎么出门也不知道带个婢子。”

  “你们刚才看到那尸体没,浮肿的都见不得人了。”

  “这下好了,玄王怕是要落得克妻的罪名了。”

  “嘘,小声点,你不要脑袋了。”

  云卿尘皱了一下眉头,又快步的往前走,这时,便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队伍的最前头传来:“浣儿啊,浣儿,你怎么死的那么惨,你死了叫娘怎么办。”

  “妹妹,姐姐经常提醒你,出门要叫上筱宁,你偏说她们跟着烦,你想要自由,你看看你现在……你竟就这么去了。”凄惨的哭声紧接着荡开。

  云卿尘听到那两个女人的话时,明白了云卿浣为什么急着把原主弄死。

  为的就是用她那张脸,顶替云卿尘这个原主的身份,这样,她既不用嫁给自己不合心意的傻王,又可以以她云卿尘的身份,追求太子。

  毕竟,太子退婚一事,在没有得到皇上的允许之下,还是作效的。

  而原主的亲母,竟然也跟着云卿浣唱这一出戏。

  好,很好!

  视她的命如蝼蚁,那她就让她们当众出臭。

  她走到了人群里,静静的看着云家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原主的父亲云太师跪在最前头,拱手作揖,声音哽咽的说:“玄王殿下,浣儿福薄,无能等到玄王归来便去了,还请玄王殿下成全,让臣带浣儿的尸身回云家葬了,让逝者安息。”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醉琉月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