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五七六章支嘎阿鲁

  就在龙吉兆活生生地把乌号咬死的同时,许成名所部贵州军将领赵国玺,带着前军先头部队千余人,也赶到了战场之上。

  数百只火把很快就投到了山坳之中,瞬间照亮了敌人,也分清了敌友。

  随着数百张强弓拉开,数百只利箭飞射,然后就是一次数百个叛乱的彝兵惨叫着倒地。

  几步远的距离,强弓硬弩对准手无寸铁降而复叛的水西彝兵,那是一射一个准儿。

  赵国玺抵达战场没多久,罗乾象也终于率领麾下的将近三千穿青苗土兵,一路脚下生风地赶到了歇马铺,随即冲进了战场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山坳之中的水西降卒们就再也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和幸存的可能。

  而山坳中的战场,也不再是战场了,随着罗乾象麾下身经百战的穿青苗兵加入战团之中,已经与降而复叛的水西彝人人数相当的官军这边,正在进行的已经不是战斗,而是一边倒的屠杀。

  这个山坳,三面环山,南面是一条东西向的驿道,而驿道的对面不远处则是乱石嶙峋的深谷,深谷的下面更有一条水量丰沛,奔腾东流的六冲河。

  如今官兵分为数路从驿道一边的往内冲击砍杀,山坳中的叛卒也只好往里面的陡峭难行的山上逃去。

  只是连日来天天都是只有一碗野菜粥,干的又是开山修路最苦最累的体力活儿,此时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攀爬上山啊!

  而自从加入了官军成立了倮倮营,就开始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倮倮兵,却是精力异常的充沛。

  他们与来自广西的狼兵一样,见血就疯狂,一个个都像疯子,光着膀子光着脚,挥舞着双刀,在山石与荆棘之中如履平地飞奔来去。

  就像是平时在普安州的高山之上狩猎一样,追杀着四散奔逃步履艰难的水西彝人。

  罗乾象率部赶来之后约莫半个时辰,许成名率领贵州军后队四千人赶到战场。

  五千多的水西降卒,不管是有了反心的少数人,还是尚未生出反心的无辜的大多数,全都无一幸免地迎来了他们被屠戮残杀的命运。

  到了六月十六日的清晨,天色渐明,歇马山一带的喊杀之声彻底平息了。

  史永安、许成名、罗乾象、赵国玺,还有头部面部甚至浑身都是血如同地狱阎罗一般的龙吉兆,静静地站立在歇马山脚下的一处土坡上,看着山坳中边地的尸首,耳朵里只听见六冲河的激流拍打着河岸的声响。

  漫山遍野之上笼罩着一层白雾,远远地看起来犹如仙境。

  然而这看似仙境一般的美景下面,却实实在在地如同地狱一般。

  那些漫山遍野四散奔逃的水西降兵,终究没有一个逃过倮倮营的追杀,不管躲藏在山坳中或者山林中的哪个地方,都会被倮倮兵以其猎人的嗅觉找出来杀掉。

  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是无辜的。

  然而世间事大抵都是如此,野心家在什么时候都是少数的,而无辜的人则从来都是多数,但是为少数野心家的野心埋单的,却往往都是无辜的大多数。

  “自来带兵之将,未有不以专杀而立威者!

  “本官一介书生尚知此理,诸位皆老于行伍之宿将,自当深有体会!”

  看着略显疲惫和沉默的众将,贵州按察使史永安如此说道。

  众将听了都是点头,而听不明白什么意思的龙吉兆也跟着点头。

  此事既了,许成名当即派了安世荣和方国安两人快马回去送信,然后留下一支后军,就在那处山坳之中,收拢遍地的尸体,挖坑将之深埋。

  然后,与罗乾象合兵一处,走过那段十多里长的盘山驿道,兵进西溪铺去了。

  而倮倮营则跟着史永安继续留守歇马铺,等待水西城的下一批降兵送来,继续开山修路,拓宽驿道。

  好在水西城到西溪铺的驿道拓宽修整,已经基本接近尾声,转过了歇马山以西的螺旋山道,就算是抵达了奢香驿的外围了。

  明朝的驿站系统应该说是很完备了,铺是驿站系统中的一个节点,隶属于驿。

  驿有驿丞,铺有大使,如今都是官员,有官身,有品秩。

  而西溪铺就是水西驿所辖的最后一站,过了西溪河,就是奢香驿了。

  当然了,如今龙场九驿,以及水西境内的所有驿、站、铺、所等官方机构都被破坏了。

  驿丞、铺所大使被杀,驿卒逃散无踪,龙场九驿早已是废弃荒芜多年了。

  当日中午,许成名、罗乾象率军进驻西溪铺,因为这次连夜西进极其仓促,也没有带来随军的民夫。

  那些人还在从水西城运送着粮草辎重,往这边赶呢。

  所以,许成名和罗乾象也只好指挥手下的士卒,亲自去收拾广西狼兵在西溪铺留下的残局。

  一队队的官兵,用布包裹着口鼻,强忍着恶臭,将那些倒毙在街头巷尾、房前屋后的一具具半腐烂的尸体,清理了出来,丢弃到西溪铺外的一处山谷中胡乱地掩埋。

  西溪铺位于西溪河的东岸,与西溪河西岸不远处的奢香驿算是只有一河之隔。

  沿着东来西去的驿道,一座座汉式或者彝式的商铺、房屋、院落,分布在西溪河东岸相对平缓的山坡之上。

  等到官兵们将西溪铺清理干净,许成名、罗乾象等将领正式进驻了西溪铺,然后隔着西溪河观察着对岸奢香驿附近河岸、山谷和山岭上的片片敌营。

  冬季雨少的时候,西溪河的不少河段,都可以徒步涉水而过,只是此时的水西,正是夏季多雨的时候,西溪河水量大增,根本没有涉水而过的可能。

  将近四百年后此地会有一座横跨西溪河谷的特大桥,但是此时此刻,西溪河上的渡口没有一条船,甚至连一条溜索都没有。

  看着奔流南去十几里然后汇入六冲河的西溪河水,许成名和罗乾象都是默默无语。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许成名、罗乾象和赵国玺等将领沿着西溪河上游下游来回走了二十多里地,寻找合适的渡河点,商议可行的渡河办法,都没有拿定主意。

  然而正当他们失望而归以后不久,好消息接连而至。

  当日傍晚时分,来自广西的两支狼兵首领莫可及和韦昂带着士气高昂的麾下狼兵,押送着大量马骡和水牛从西溪河的上游方向,沿着河岸上的小道胜利归来。

  说他们是胜利归来,是因为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有各种各样的银饰,有水西彝人积攒的布料皮张,而且几乎每一头马骡水牛的身上都驮着一篓篓、一筐筐弥足珍贵的稻米。

  光是金灿灿的未脱壳的稻米,就有三四千石之多。

  此外还有一条条、一块块烟熏火燎得黢黑黢黑的风干腊肉和咸鱼。

  所有这些物资足够包括许成名、罗乾象在内的西溪铺所有官军,吃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莫可及、韦昂麾下的广西狼兵胜利归来,带回了大量的粮食酒肉,这一点固然令许成名、罗乾象高兴,但是更令他们高兴的是,莫可及和韦昂向他们报告的一个消息。

  莫可及和韦昂领着来自广西的两支狼兵,自从离开了水西城,先是各把一边,分成数队,一路往西推进,累计焚掠村寨三十六处,所过之处皆是金银带走,鸡犬不留。

  就这样,一路烧杀抢掠跑到了西溪铺,撒出去的各支狼兵队伍合兵屠了西溪铺,之后再次分头北上,一路深入群山。

  最后各支狼兵队伍,沿着山中小道,非常意外地再一次合兵于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距离西溪铺五十多里山路,位于西溪河上游的支嘎阿鲁湖边的以那坝。

  而以那坝正是水西安氏十二则溪之一的以那则溪所在地。

  西溪河上游支嘎阿鲁湖周边的所有村寨,都有一条或大或小、或远或近的山路通往这里。

  因为支嘎阿鲁湖边的以那坝,是以那则溪辖内的所有溪洞土司村寨,向水西安氏缴纳钱粮物资贡赋的地方。

  正是因为这样,一开始分成了十几股人马北上攻击叛苗贼寨的广西狼兵们,在一个个拔出了支嘎阿鲁湖周边的村寨之后,沿着蜿蜒曲折山中小路,最后居然殊途同归,不约而同地一起来到了以那坝的附近。

  于是留守以那坝的彝人老弱妇孺,这下子算是倒了大霉遭了殃了。

  男子无论老幼一律被杀,而女子,敢于反抗的也是当场被杀,比较配合的则是忍辱苟活,其中的细节之悲惨,自然不必一一细说。

  而最令莫可及和韦昂兴奋的,莫过于对数个巨大窖藏的发现。

  其中的金银细软不多,但也足令莫可及和韦昂大感此次从征水西没白来了。

  除了部分未及上缴的金银细软之物,以那则溪储藏的大量本来要供应水西军队持久作战的粮食,也被莫可及和韦昂所缴获。

  收获满满的两位狼兵首领心满意足之后,也不再继续往山林更远处更深处烧杀抢掠了,而是搜集了以那坝一带的大批、马骡、水牛,驮着能带走的钱粮物资,回到了西溪铺。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哼哈大王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