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三十二章贵客临门

牧唐

作者:柳一条

  第二百三十二章贵客临门

  房遗爱。>

  房玄龄的二子,有一些武力,且素与吴醉剑交好。

  只是,侯宁儿怎么也想不到,挑起吴醉剑对柳一条怨念的人,竟会是他。

  为什么?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们老房家,不也是一直都想要拢住柳一条吗?

  嗯,是了,听说房遗爱以前对豫章那小丫头也是喜欢得很,每天都会跟在她的屁股后面跑来跑去,这次父皇把豫章许给吴醉剑,他的心中定是有了不忿。

  侯宁儿轻皱起了眉头,房遗爱这样做,让她很不齿,现在大哥的腿被废,与他也脱不了干系!

  你不是喜欢嚼舌头吗?侯宁儿冷冷地轻笑了笑,看来她也该跟高阳那丫头多多亲近亲近了,听说她也快要出嫁了。

  “以后莫要再跟房遗爱此人来往!”侯宁儿看了吴醉剑一眼,拿出了她太子妃的架势,常处在宫庭之中,对于这些勾心斗角的小心思,她比这个大哥要强出百倍。

  她自是知道,吴醉剑,虽有一身高绝的武艺,但却是一个鲁夫,对于阴谋这种东西,他知道的少得可怜。

  这次明显是被人利用了,废去了一条右腿,却还是仍不自知,这样,怎么让人放心得下?

  “为什么?”吴醉剑觉得他这个妹子管得太宽了些,他要交什么样的朋友,哪用得着她来干涉?他看着侯宁儿,开声说道:“宁儿,房遗爱是为兄的好兄弟,他这样做也是为为兄着想,你想得太多了吧?”

  吴醉剑素来不喜有人太过管束自己,无论是在军营,还是在家里,他都只听侯君集一个人的话语。对于侯宁儿这个妹妹,他虽然对她疼爱,但却还没有到了那种言听计从的地步。

  侯宁儿拨弄着碗中的稀粥,看着里面被切得薄薄的参片儿,盛了一勺递到吴醉剑的嘴里,道:“大哥这几年一直跟着爹爹南征北战的,极少在长安久呆,有些事情大哥不知也是正常。大哥可知,在皇上把高阳公主许给房遗爱之前,甚至是之后,房遗爱最喜欢的女子是谁?”

  “自然是‘翡翠居’的小蝶了,”吴醉剑苍白着脸,轻笑了一下说道:“当年的‘翡翠居’,遗爱兄可是常客,他与小蝶姑娘,也算得上是情投意合了。”

  “大哥!”见吴醉剑又提起这些烟花之地,侯宁儿心中一阵气苦,这次若不是吴醉剑贪酒好色,非要去那‘醉风楼’,且一喝就是不醒人事,不然,依着他一身的武艺,哪会能遭到这种无妄之灾?

  “好了,好了,大哥不说了,不过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以后怕是再也去不成了。”说着吴醉剑的脸上又是一阵的落寞,心里边对柳一条的憎恨也随着增加了几分。

  “是豫章公主,也就是皇上想要许给你的那一位。”侯宁儿装作没有看到吴醉剑的表情,而是冷着声向他说出一个事实:“房遗爱一直也都很喜欢豫章公主。若不是皇上早一步将高阳那丫头许给了他,豫章现在,说不准就是房家的媳妇儿了。”

  “虽然不知当初他告诉你是何居心,但是现在,原本要属于你的豫章,又溜走了。”侯宁儿看了吴醉剑一眼,道:“你也知道,皇上是不可能会把他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残废之人的。”

  虽然这话很伤人,但是侯宁儿还是毅然说了出来,因为她知道,有些话,你越是不说,越是刻意隐讳,反而越会伤到别人的心思。说多了,说开了,慢慢地也就会惯了。

  听了侯宁儿的话,吴醉剑没有再言语,不过脸色却变得很难看。

  闭着眼睛,粗喘着气,胸口不停地起伏,看得出,他很生气。

  侯宁儿轻摇了摇头,把粥递给了旁边的侍女,向吴醉剑告罪了一声,起身出了房门儿,出来了这么久,她也该回东宫去了。

  “小姐,”见侯宁儿出来,侯蕴忙躬身赶来,弯身给侯宁儿施了一礼,然后便在她的后面跟着。

  “蕴叔,”侯宁儿冲着侯蕴轻点了下头,边走边轻声吩咐道:“少爷受伤在榻,我也不能经常出宫,在我爹没有回来之前,家里边就全劳着你照看了。少爷若是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于他,不过对付柳一条的事情除外,柳一条的事,须得等我爹回来了再做打算。”

  “是,小姐。”侯蕴轻声应是,躬着身,送了侯宁儿上了马车。

  柳一条现在整天都呆在家中,陪老柳解闷儿,陪柳小惠一起玩耍,家里边的大小事务都有柳无尘这个好帮手去打理,让柳一条省了不少的功夫,做起了他梦寐以求的甩手掌柜,过起了悠闲的大地主日子。

  “爹,这一步你应当跳马才对,不然你这匹卧槽马可就要被我的大炮给轰掉了。”柳一条抱着柳小惠,轻笑着举起大炮向老柳示威地说道。

  教老柳下棋,是柳一条为老柳找到一个解闷儿方法,给老柳找一个爱好,不然每天老是坐在轮椅上,无所事是的,很容易闷出病来。

  不过,要教一个不识字的人下象棋,却着实是有些难度,所幸的是,对于这种游性质的东西,老柳的领悟力倒还算是差强人意,只用了一天的功夫,便在心里记下了那十几个棋子的模样和作用,也能够笨拙地跟着柳一条走起了棋路。

  “哦!”老柳恍然,忙把刚挥出的大车撤回,把他的老马给调了回来,没有一点落棋不悔的觉悟。

  柳一条轻笑了笑,也没有多言,现在老柳只是初学,且只是玩玩而已,他并不怎么在意,重要的是老柳开心。

  “我来走,我来走,”在柳一条的怀里,柳小惠长伸着小手,欲往棋盘上抓取,嘴里嚷嚷道:“大哥,这一步让我来走!”

  “哦?”柳一条好笑地看了柳小惠一眼,道:“怎么小惠也会下棋了么?”

  说完,柳一条抱着柳小惠,让她的小手够着她想要碰的棋子,看着她把一个小卒往前拱了一步。

  “嗯,我们家小惠真了不起,竟然也学会了下棋!来,让大哥亲一个!”说着柳一条又旋即把柳小惠抱到怀里,狠狠地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跟着便呵呵笑了起来。

  被大哥夸赞,柳小惠也是得意地昂起了小脑袋,在柳一条的怀里扭来扭去,咯咯直笑。

  “爹,”柳一条伸手请老柳接着走棋,开口向老柳问道:“过了今年,小惠也有六岁了吧,该教她读书习字了。”

  “读书?”老柳抬头看了柳一条一眼,他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那终究是以前,现在家境不同了,能让自己的儿女多长一些本事,自也是一件好事,便轻笑了一声,向柳一条说道:“是啊,也该让她去学一点东西了,以后有闲的时候便让楚楚教她一些吧。”

  “嗯,”柳一条轻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柳小惠的小脑袋,脸上一片宠溺的神色。

  所幸现在是在唐朝,还没有后世那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女子读书作词,并不会有人觉得不妥。

  有一步没一步地跟老柳下着棋路,柳一条心里开始思量着要从何开始,想起以前教小孩子读书的那些启蒙读物,柳一条不由得便想了在中国历史上流行了近千年,且又概括极广的一种图书,《三字经》。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柳一条隐隐地还有一些记忆,三字一句,韵味有道,最适现在的小孩子来诵读。

  “老爷,东家,”这时,李彪从外面进来,躬身给老柳小柳二人施一礼,开口禀道:“门外有一个姓李的公子,说是叫李纪和,跟他们家少爷一起,特来拜见东家。”

  “李纪和?不有他们家少爷?”柳一条把手中的棋子放下,不由得站起身来,他们家少爷,不就是那李承乾了么?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把柳小惠轻放到他刚坐的椅子上,柳一条向老柳告罪一声,便整衣迎了出去。

  到了门前,李承乾一行人已从马车上下了地来,柳一条打眼瞧去,心里边不禁突了一下,这次李承乾来,竟把小雉奴和小兕子也给带了来,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来度假吗?

  见柳一条从院里走出来,不待走近,小雉奴和小兕子就都兴奋地小跑了上来,及到柳一条的跟前,齐齐跟柳一条行礼,然后便拉着柳一条的衣袖,亲昵地让柳一条陪他们玩耍。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柳一条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