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四十四章对自己狠

  徐艾今天一直心神不宁,右眼皮子一直跳个不停。

  肖珍在大门上撕下来一块春联红纸,贴在她眼皮底下,说这样可以防止“右眼跳灾”。

  但是她还是在大厅走来走去,忙个不停。

  不一会儿,眼皮已经不跳了,她却接到丁莽的求救————陈广受伤了!

  她率先站了出来,拉起赵念念一起背着急救药箱,一路狂奔,片刻都不做停留喘息。

  跑在前面的徐艾,汗水已经布满她那白皙无暇的脸庞,当她听到陈广受伤的消息,突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双腿不自觉地打颤起来。她自告奋勇地跟小护士前来,从对讲机里的语气里,她能感觉到他受了多重的伤,以至于不能回到基地在治疗。焦急地不愿意做一丝停留,她知道必须尽快赶过去!

  “等等等!艾姐我跑不动了!”赵念念叉着腰低头直喘气。

  她虽然已经服用了尸核进行强化,但是肌肉没有进过锻炼耐力,空有力气却无法一口气跑出这么长的距离,女人天生的短板显露无疑。

  “坚持下!马上就到了!”徐艾回头焦虑道,好像晚一分一秒就会使得陈广断气一样。

  她抓过急救箱背在自己的身上,拉起赵念念的手就跑起来,不给对方休息喘气的机会。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焦急害怕,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也来的莫名其妙。

  她只知道自从陈广带她逃出超市的那一刻起,他是自己唯一的保护伞,就在昨天,这个男人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安全觉,已经悄然的变成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徐艾紧紧地抓着赵念念的手,在心里默默祈祷起来。两人飞快地奔跑起来,终于来到陈广身边。

  ————

  “怎么会这样!”

  尽管早有预感,她还是被陈广的模样吓到。

  望着躺在椅子上的,血肉模糊的陈广,徐艾小手缓缓掩着红唇,喃喃自语,仿佛感觉胸口难以呼吸,眼睛溢满雾气,就要夺眶而出。

  赵念念同样是被眼前景象惊呆,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哭~哭个屁!”陈广烦躁间赫然从椅子上站起来,陡然眼前一黑差点栽倒,脑中闪过一丝画面,像是眼睛能够透过墙壁就能看见外面的世界一样。

  丁莽赶紧抢前一步想要扶住,却被陈广一把推开,冷然道:“我还没到要人扶的时候!”

  “念念,把我衣服剪开!”陈广目光一凛,若有若无的杀气弥漫在空气里。

  小护士慌乱间打开急救箱,纯棉型绷带和网状弹力绷带竟然不知道怎么使用,陈广给她的震撼实在太大,浑身上下沾满血肉,衣服都已经结痂成一块铁板,和身体黏在一块,使得她不知道从何下手,过了很久才想起要不要先给他来一针止疼针?

  当她颤抖地举起注射器,目光与针头平视,看到了此生最可怕的画面————窗外堆满了尸体,血浆流成河,地板、草地还有墙壁上满满地脑浆纷纷失去黏性,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叽的声音。

  她身体不停地打摆子,不一会儿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一旁的丁莽眼疾手快地扶住,惊道:“怎么回事?”

  “吓晕的。”陈广眉头一皱:“你掐她人中,徐艾你来!”

  徐艾颤抖着双手剪开陈广身上满是血污地外衣和背心,当陈广地背脊终于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面前地时候。徐艾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

  徐艾曾经在路上曾经无数次想象过陈广受伤的模样,却从未想到会超乎她想象的惨烈。

  换了别人,身负如此之多地疮伤,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真不知道陈广是如何熬过来地?想到这里。徐艾不由柔肠寸断,死死咬住嘴唇不叫出声来。

  陈广背上布满了纵横交错地伤痕,有被撕开皮肤,有被咬掉一块肉,每一处伤口都代表一只丧尸靠近他身边!两世为人,连陈广自己都回忆不起来,究竟被丧尸咬去多少斤肉。

  有时候午夜站岗时,望着茫茫夜空,家乡的方向,连陈广自己都会感到疲惫,在未来世界里,异能者横行的时代,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朝不保夕的日子活下去。

  最令徐艾心疼无比地却是陈广背上抓痕伤口,这五道伤口几乎紧挨在一起。皮肉绽裂开来,露出里面腥红地嫩肉,暗红地血丝正从伤口里不断地溢出,顺着满目苍荑地背部流淌而下,空气里弥漫着淡淡地血腥味。

  “还没死呢,哭个卵!”陈广眉头一蹙,冷然道,“赶紧动手。”

  徐艾抽泣一声,伸手拭去脸颊上地泪水,向身后地醒来的赵念念道:“你先回去多拿点绷带,我先清理他身上污渍。”

  这些日子徐艾也简单地学过一些急救,小护士吓到无法动手,这时候她只能忍着心疼动手。

  赵念念哎了一声,转身快速地离去,她实在害怕看见窗外的景象,比电影里的末日来的更加惨烈,真实。

  用双氧水洗完身上污血,徐艾正要进一步清理伤口,免得细菌病毒感染,这时李少白拿着装满尸核的罐子,眉头大皱。

  “队长,这尸核装满看起来跟之前的不太一样。”李少白担忧道。

  陈广接过罐子看了一眼:“没什么不一样!你是不是吓傻了?”

  丁莽将一截顶端烧红了的菜刀从厨房的煤气台上取了出来,顺手递给徐艾。说道:“艾姐,烙铁烧好了。”

  徐艾一愣,往陈广背上地伤口看了看,终究还是按不下去,于是软弱地向陈广提议道:“非要这样?要不...还是等念念来处理吧?”

  陈广眉头一皱,冷然道:“那样恢复太慢了,丁莽。你来!”

  说完,陈广又向站在桌案对面地李少白道:“少白,你接着说。”

  李少白眉头一跳,看了那截通红地烙铁一眼,感到背后一阵阵地恶寒。吸了口气,接着递过一个小瓶子,说道:“我把不一样尸核挑了出来,你看。”

  此时,丁莽已经不由分说从徐艾手过了通红地菜刀,往陈广背上绽开地伤口就恶狠狠地摁了下去,只听“滋滋”地声音霎时响起,一股白烟从陈广背上冒起,空气里立刻弥漫起一股焦臭味。

  李少白地话声嘎然而止。喉咙里顿时响起咕咕地声音,看到陈广面不改色。只是眉头轻轻一蹙,他的眼神都开始发绿了。

  丁莽和袁岸亦是脸色凝重,但望向陈广地眸子里,却是无一例外闪烁着疯狂地灼热。在丁莽眼中,队长陈广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存在,没有任何伤痛、任何人、任何变故能够击倒他、击垮他。

  他捏着烙铁还往陈广地伤口上使劲地挤了又挤,另一侧,徐艾狠狠地咬了咬嘴唇,仿佛那刀是摁在自己身上。直到青烟散尽。徐艾才让丁莽将烙铁移开,开始笨拙的包扎起来。

  “呼~~”

  陈广长长地舒了口气,浑身松弛下来,捏着金属管子略显疲惫地向李少白道:“你做的对,把那些不一样的尸核都放在一起。”

  这些颜色乳白,重量明显更重的尸核,是不完全进化的,介于初级丧尸到一阶丧尸之间,尸核的变化还未完全,但是也含有一定含量的进阶尸核,至少陈广强化到二阶一星的量是足够了。

  他正愁不知道去哪里找大量的一阶段丧尸来获取一阶尸核。

  到了二阶段,耐力和骨骼强化更上一个台阶,力量有着成倍的增长,一拳的拳力至少达到三到四吨的拳力,抗击打能力也有显著提高,陈广前世就是实验过,至少被一辆一百二十码的轿车冲撞,不会有太大的伤。

  徐艾不会理会他们之间的对话,更不会被外面的人间炼狱所影响到。只有绷带不够时,她才抬头望了望外面。

  恰好这时候,窗外传来一声尖叫声。

  正是赵念念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韭菜狂魔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