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1766章 李顺和秋桐结婚

  秋桐听说了此事,很为我高兴。ww

  “其实这先进应该给你的,其实到北京参加表彰会也应该是你去,而不是曹丽。”我说。

  “呵呵……给你更有价值,更有意义,至于去北京开会,还是曹丽去比较合适,毕竟我现在不分管经营了,毕竟现在是曹丽分管这一块!”秋桐笑着说。

  “曹丽白捡了个便宜。”我心里仍然感到有些不甘。

  “这没有什么便宜不便宜之说,岗位性质决定的。”秋桐淡淡地说。

  我看着秋桐,半天没有说话,我知道秋桐对于荣誉一向是不争的,她从来是不计较这些的。

  但曹丽则不同。

  “我明天到省里去开会。”秋桐说。

  “什么会?”

  “全省报业系统纪检工作经验交流会……我要代表我们集团在会上做典型发言。”秋桐苦笑一下说:“我刚接手这一块,情况都还不大了解,其实我这等于是沾了季书记的光了。”

  我说:“季书记……现在该叫季主任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到人大研究室去当副主任了啊,还能怎么样?”秋桐说。

  “哦……在那里倒是很舒服,人大就算是个养老院。”我说。

  “呵呵……”秋桐笑了下,只是笑,没有说什么。

  “你去省里开会,小雪怎么办?”我说。

  “小雪到爷爷奶奶家去。”秋桐说。

  “嗯……”我点点头。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宿舍里看电视,意外接到了小雪奶奶的电话。

  “小易,你现在忙吗?”老李夫人说。

  “不忙,阿姨有事吗?”我说。

  “嗯……你到我家来一趟好不好?”老李夫人说。

  “行,我这就去。”挂了电话,我直接去老李家。

  我不知道老李夫人叫我去有何事。

  到了老李家,没有见到老李,只有老李夫人自己在家。

  老李夫人说老李出去钓鱼去了,小雪还没放学。

  老李夫人请我坐下,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坐在我对面看着我。

  “阿姨,你找我来……有事吗?”我说。

  “呵呵,没事,随便聊聊!”老李夫人说。

  “哦,呵呵……”我笑了下,我知道她叫我来绝对没有随便聊聊这么简单。

  “小易,听秋桐说,你们在去年的时候,认识了一位韩国的什么大老板,是吗?”老李夫人说。

  我点点头:“是的,去年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我和秋书记在会上帮忙,认识了一个韩国文化企业的总裁,叫金敬泽的小伙子。”

  “哦……这小伙子还有个姑姑是吗?”老李夫人说。

  “是啊,小伙子是那集团的总裁,她姑姑是董事长。”我说。

  “那家企业集团是不是就是这个?”老李夫人说着,拿出一本画册在我面前一晃。

  我一看,正是今日集团的宣传画册。

  “哦,呵呵……阿姨,你怎么会有这个呢?”我笑着说,心里却有些暗暗叫苦。

  “这是我在老李书房里偶然发现的。”老李夫人神色淡定地说。

  “哦……”我做恍然大悟状:“是了,当时我弄了不少他们集团的宣传画册,之前有些日子了,在广场正好遇到李叔带小雪玩,我当时还给了李叔一本,那就是这本了,没想到李叔还留着呢。”

  “是这样。”老李夫人点了点头,然后翻了翻:“这个集团的董事长,看起来很年轻嘛……你和秋桐见过她?”

  “见过,国庆节我和秋书记带着小雪还有云朵一起到韩国旅游,顺便去拜访他们集团了,见到了这位董事长姑姑,她很友好的,对我们也很热情。”我硬着头皮说。

  “之后你们还联系过吗?”老李夫人说。

  “之后……不怎么联系,不过,元旦的时候,我给他们打过电话问候新年了,他们还托我想秋书记带个好,问候新年,我还告诉秋书记记得给人家打个电话回复下表示下感谢的。”我继续说,力争圆好这个场。

  “哦……”老李夫人点点头,接着不说话了,两眼直勾勾地看着画册,看着画册上金景秀的照片,眉头微微皱起来……

  虽然我不知道老李夫人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但看着她的神态,我心里突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沉默了半天,我如坐针毡,说:“阿姨,还有事吗?”

  老李夫人回过神来,收起画册,笑了下:“小易,不要拘束,喝茶!”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对了,今天上午,雷正来我们家了!”老李夫人说。

  “哦……雷正来了?他来干什么?来看李叔的?”我说。

  “哼,他能真心实意来看你李叔?上次去医院也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老李夫人冷笑一声,然后说:“不过,今天他来,倒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我说。

  “他一来是告诉我们,说阿顺之前被通缉的那个事,没事了,真凶找到了,自首的,对阿顺的通缉令撤消了。”老李夫人说。

  “哦……”我点了点头,通缉令果然撤消了,真快。

  “二来,他是代表公安来道歉的,说之前误会了阿顺,办错了案子,说他们内部正在追究办错案人的责任,还说要正式登报致歉,还说要给阿顺启动国家赔偿程序。”老李夫人说。

  “哦……是这样,那李叔是怎么回复的?”我说。

  “老李首先对雷正表示了感谢,然后说了三点,第一,不要追求办案人的责任了;第二,不必登报道歉了;第三,我们也不要什么国家赔偿。”老李夫人说。

  我看着老李夫人。

  “当初被杀的那个人是雷正的小舅子,他小舅子和阿顺关系不好,小舅子死了就硬说是阿顺杀的大张旗鼓通缉阿顺,现在又说不是了,又是要道歉又是要追责又是要赔偿,早干什么去了?

  “我看这个雷正,今天来名义上是道歉是告诉我们好消息,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个人,一肚子坏肠子,所以,在摸不透他的意图之前,你李叔除了对他表示感谢,其他一概回绝了。”老李夫人说。

  我沉思着,琢磨着雷正的真实意图,琢磨着老李如此回复的用意。

  “不过,不管怎么说,通缉令撤消了是好事。”我说。

  “是的,我和你李叔也是这么想的……唉,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和你李叔又老了,我们也不是以前的我们了,我现在最盼望的事情就是能和儿子在一起,盼望着阿顺在外少作死,盼望着他和秋桐早日子成家。”老李夫人叹息着说。

  我沉默不语。

  “阿顺整天在外不务正业,这样下去早晚还得出事,我想是该有个人把他拴住了,成了家,他或许就会安分守己了,所以,我想今年内把阿顺和秋桐的婚事办了,两个人也都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有了家,阿顺的心或许就会安定下来了,知道对家庭对孩子的责任了。”老李夫人说。

  “哦……”我木然地点点头。

  “不过,我也知道阿顺的脾气性格,这熊孩子从小被我惯坏了,在外玩野了,心一时是很难收回来的,要是让他成家,他未必会痛快答应,说不定又要找各种理由推拖,当时定亲他就磨蹭了好久……

  “我想,你和阿顺都是同龄人,关系又比较熟,所以,我想,在合适的时机,你多劝劝他,告诉他成家的各种好处,告诉他男人是要有个家的,是要有责任感的……我们的话他听不进去,你的话或许他能听进去的……所以,小易,阿姨就拜托你了。”老李夫人说。

  原来老李夫人今天叫我来有两件事,一是询问金敬泽金景秀的事,二来是托我劝李顺和秋桐早日结婚。

  此时我的心有些乱,但面对老李夫人的殷切嘱托,我只能点头:“哦,好的,阿姨,我会尽我的努力劝劝他的,只是我的话能不能起到作用,能起多大作用,我心里也没底。”

  看我答应了,老李夫人很高兴:“成不成都没关系,只要你尽心尽力就好了,你和他说话,其实比我和你李叔说话要管用,他是把你当做很铁的朋友来看待的,我和你李叔心里都知道的。”

  “抽时间我尽力而为吧。”我又说。

  又聊了一会儿,我看老李夫人频频看表,知道该走了,于是起身告辞。

  离开的时候,看到老李夫人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本今日集团的宣传画册……

  此行让我明确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今年之内,老李夫人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让李顺和秋桐结婚。

  当然,老李也肯定有这样的意愿。

  当然,我说的今年不是阴历,是阳历年。

  几天之后,我和孙东凯曹丽直飞北京,参加全国报业经营系统年度表彰会。

  会议地点在北京国际饭店,住宿吃饭也是在这里。

  我们三人都是单间,孙东凯自己一个套房,我和曹丽是普通单间。

  当然,我知道曹丽晚上会跑到孙东凯房间去住的。

  她去不去住和我无关,只要别骚扰我就行。

  会议为期一天,上午颁奖,下午典型发言。

  我没有发言任务,孙东凯有,代表集团做先进集体典型发言。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孙东凯正在台上眉飞色舞地做典型发言,我坐在下面最后一排无精打采地听着,混混欲睡。

  曹丽坐在前面几排,正和身边来参加会议的一个英俊潇洒的陌生男人低声聊得火热,这个扫货,见了男人就走不开。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是方爱国发来的。

  方爱国告诉我一个消息:皇者刚刚从星海机场起飞,目的地:北京。

  我顿时困意全无。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云飞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