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二九章 陈恭树的心思

  “这能有假?”陈恭树无奈的摇了摇头,声音也变大了不少,“处里都传遍了,也就你不知道,这几天你在处里是不是见不到人?你以为他们都干什么去了?”

  “都干什么去了?”耿朝忠像个傻子一样问。https://

  “都去找老板表功去了.....”陈恭树眼神闪烁,低声说道。

  “有这种事?”耿朝忠脸上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陈兄,具体去哪里,上面肯定有统筹安排,不可能你对上海两眼一抹黑,却派你到上海当区长,这不可能!”

  “哎呀老弟,你可真是......”陈恭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想想,我们特务处是什么机构?派到哪里,哪里不都得供着,还需要熟悉情况?你想要什么情况,地方上的警察局都得给你报上来!别的不说,萧洒那家伙去过广东吗?还不是在广东搞得风生水起!”

  “这么说,萧洒是要去广东当华南区长了?”耿朝忠恍然大悟道。

  “不,确切的说,是要去香港,”陈恭树摇了摇头,“有些事你不清楚,现在上面飞机大炮等各种均需物资,都要经过香港转运,这些事都得有专人负责,交给党调处,校长不放心,所以把这类物资转运的任务交给了我们黄埔系,这里面的道道,你懂?”

  耿朝忠当然懂,党调处自从出了南飞那档子事以后,校长就对这个组织的纯洁性产生了怀疑,现在很多原本属于党调处负责的事情,都交给了新成立的特务处,自己这些天也听到不少消息,因为上海的很多肥缺,党调处和特务处已经暗地里起了不少冲突,双方都伤了几个人。

  不过,略一沉吟后,耿朝忠还是决定装傻,开口问道:

  “军火不是一直从上海走吗?”

  “咳,”陈恭树无奈的看着耿朝忠,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摇了半天脑袋后才说道:

  “以前是那样,但现在,日本人占了上海,还能从上海走?!老弟,你平时也挺聪明的,怎么这事就这么糊涂呢?以后所有的军用物资,都要走香港!”

  耿朝忠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南京政府背靠英美,各类物资一直都是走上海港,但随着一二八事变,上海港对南京来说不再安全,而此时完全控制于英国人手中的香港,就成了最佳选择。

  作为东亚转口贸易两个最大的城市,上海和香港一直都是实质上的竞争关系,两者之间,一直都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一方壮大,另一方就必将衰落,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看来,上海和香港的双城记,那是早已有之了。

  耿朝忠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消化着陈恭树提供的信息,那边陈恭树却也知趣,一直都没有开口,任由耿朝忠思索,直到耿朝忠抬起头,再次问出了一句话:

  “陈兄,你想去那里,小弟必鼎力相助!”

  陈恭树微微一笑,闻弦歌而知雅意,看来这方途终于是上道了。

  他略微顿了顿,开口道:“方老弟,实不相瞒,我的目标也是香港!”

  耿朝忠一愣,看来,陈恭树也看上了香港这个肥缺!

  仔细一想,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香港天高皇帝远,在那里趁着物资转运,转手捞一把,那是谁都察觉不到的事情。不像上海,人多眼杂,说不定就被人抓了现行。

  “也就是说,你要抢萧洒兄的位子?”耿朝忠睁大了眼睛。

  “什么话!”陈恭树面露不悦之色,“什么叫抢,香港区的区长都没定,那是有能者居之,怎能说是抢?”

  “失言,失言,小弟失言,”耿朝忠干笑了数声,继续说道:“按照刚才陈老哥的说法,萧洒去年接近全年都在广东公干,情况也熟悉,还策反了陈济棠手下的几个师长,按道理,这个位置陈老哥你可不好争啊!”

  “话不是这么说,”陈恭树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他去的是广州,又不是香港,再说了,他萧洒只是六期的,我是四期的,论资格,他可排不上号。”

  “也对。”耿朝忠点点头,复兴社论资排辈的风气很浓,黄埔差一期,那就是天壤之别,更何况还差了两期。

  不过,戴老板这个六期生可是特例。

  “天木大哥是老资格的讲武堂,现在兼着北平和天津站长,那谁也没二话,不过他潇洒凭什么,前年在东北的时候,还只是天木大哥手下的一个小兵,给他做个华南的站长就不错了,香港,他也配?”陈恭树继续说道。

  陈恭树此话一出,耿朝忠现在看的更清楚了。

  王天木是戴雨农手下第一大将,他占据了北平和天津两个北方最重要的城市,没人敢说什么,余乐醒资格也老,做上海区长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除了这两人,特务处就数陈恭树资格最老了。

  但特务处分成几个小组,王天木一组,余乐醒二组,萧洒反而当了三组组长,陈恭树却只能排在第四,所以两人之间一直多有不合,看来陈恭树这次,是铁了心要压萧洒一头了。

  只不过,他为什么不去找二组的余乐醒和五组的赵理君,反而找了自己这个特务处最小的,也是势力最弱的六组组长?

  转念一想,耿朝忠很快明白,萧洒是王天木的人,赵理君和余乐醒关系密切,整个特务处无帮无派孤家寡人的,恐怕也就自己了,陈恭树想拉同盟,自己反倒成了当仁不让的选择!

  “方老弟,你是河北常山人吧?”陈恭树又开口了。

  “不错。”耿朝忠点点头。

  “我是河北宁河的。”陈恭树微微一笑。

  “陈兄不是北平出生的吗?”耿朝忠一愣。

  特务处几个组长的籍贯,他是了解的,以前一直都以为陈恭树是北平人,没想到竟然也是河北人!

  “我是八岁的时候才去的北平,其实我祖辈一直都是河北宁河的,换句话说,我们还是老乡。”陈恭树笑道。

  “如此说来,我和陈兄还是亲上加亲了,哈哈!”耿朝忠也是一乐,连忙给陈恭树倒了一杯茶。

  这陈恭树以前和自己关系虽然也不错,但也并不比处里其它人亲密到哪里。况且,他明知道自己是老乡,但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现在说,很显然,自己肯定是体现出了某种价值,才得到了陈恭树的进一步重视。

  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价值了?

  民国大间谍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旅行蛤蟆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