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昂贵的公款吃喝

  “靠!”

  金姐嘴里的香烟掉了。

  曹二宝嘴里的雪茄也掉了。慌忙掏出钱包付税钱,忠于职守的人是可怕的。二宝相信,如果自己今天敢不付钱,这个收税的就敢抱着自己的大腿不让走。钱一到手,收税的立马消失在一道烟尘中。

  赵诚冲着金姐仰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就和曹二宝一起离开人市。杀人这种事情在战争年代算不得大事,可是这种事好说不好听。早点离开,省得惹下麻烦。

  等着二人走开,金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当街杀人,还鞭尸……?????大衣上溅了血,自然是不能穿了。赵诚做了两件黑色小牛皮的军大衣,里面套便服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两人索性换上了独立旅的黑色战巡服和黑色贝雷帽。右侧臂章上是眼镜蛇的图案,没有其他的什么含义,图为耍帅。

  但还别说,如果有点那什么恐怖分子的味道,因为大衣有些紧,自动枪就直接挎在外头。

  回到36集团军司令部的时候天已擦黑,哨兵吓了一跳,还以为来的是外国佬。

  司令部的那帮军官也愣住了,这他么唱的是哪一出啊?

  曹二宝这货在陕州还算低调,大衣是帆布面的棉大衣,暖和不铺张,出门见客就换上南京带出来的将校呢大衣,也不算出格。今天换上的黑色小牛皮大衣外加自动枪的装扮,有识货一眼就能看出来,没有个三四百大洋根本打不住。

  一分价钱一分货,就这么一身打扮,的确是增加了三分气势。张持华参谋长亲自在门口等着,李甲豫司令带着47军的一帮将校军官候在司令部里。

  一进屋,赵诚和曹二宝先给房间里的长官们打个立正,军队么,还有的礼数是不能缺的。

  “二位老弟,上座。”李司令挂着中将的金板子,人却很和气,但是久居上位者自然有一股气势。????赵诚也是见过大场面的,比如说希特勒,正经的一国元首。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些不适应。

  “不敢,李总司令请上座。我们都是晚辈,总司令就不用客气啦!”

  都是当兵的,谁都没那么的矫情,分宾主入座,赵诚和二宝分坐在李司令左右。

  菜齐酒至,自然就喝上了。

  席间闲聊,免不了就是时局战况这些事情。

  李司令对目前的中条山一线的战局倒还乐观,只是对部队的补给有些不满。这些没有什么可恼的,中央军是蒋先生的亲儿子,自然能多吃多占一些,就怕关键时刻物资补给不上影响打仗。

  今天下午赵诚他们送来的这些武器,可真是解了李司令的燃眉之急。47军出川已经有两年多了,除了每个月的那点军费,什么都得自己想办法。

  但从军费上说,要是放在战以前,这笔钱是不少,如果能及时发放,弟兄们的温饱是有保障的。可是钱毛的太快,换算成大洋,领到手的钱只有战前的三分之一多。

  这打仗开销就大,去重庆领一趟物资,全军一共七个团至少要一千块四百大洋去打点军需才能领到物资。那些物资也是被克扣调包过的,就拿军装来说,至多穿两三个月就成了布条。加上两千多里的运输,运到前线的时候又是好大一笔损失。

  李司令无意中透露出一个可怕的信息,47军现在还有八千多人,战斗兵只有五千不到,实力还不如战前的一个师。部队在中条山前线的各种储备几乎没有,如果被日军切断补给线,前线的弹药还能撑个两天,粮食连一天都够呛。

  赵诚他们今天送来的装备被已经分配好了,李司令知道,要不把东西先分下去晚饭都吃不安生。每个团100条汉阳造和5挺捷克式,外加5千发子弹;盒子炮和掷弹筒,两个师长的警卫连一家一半;剩下的100支中正式和5挺捷克式放在军部警卫营。

  酒到高处,曹二宝死活不敢再让赵老大喝了。两个小时的功夫,赵诚又舍出去五万发子弹,还拍胸脯许诺给47军三十万块赞助,是大洋,不是法币。靠,47军说自己有八千人,能有七千就不错了,说不定连六千都没有。三十万够他们全军吃半年了,加上他们军饷和卖白面的外快,他们到明年夏天都不用为钱发愁。

  不过曹二宝他们不是一点好处没弄到。李司令许诺了,在陕州地界,民团的弟兄有麻烦都可以找36集团军帮忙。今年春耕秋收,36集团可以提供三千人帮着干农活。最关键的是,36集团可以为民团提供情报支持。

  赵诚一挥手:“改天让人给李司令送两部电台过来,加强联络……”

  一场两个钟头的酒席终于结束了,桌上的人非常愉快。底下的人开始安排麻将局,赵诚也想凑个热闹。他想挣扎着站起了来,结果腿一软,整个人都滑到了桌子底下,然后就桌下下面打起了呼噜。

  笑眯眯的曹二宝没敢停留,跟各位长官告了罪,直接开车把赵老大拖回驻地。

  再在36集团军司令部多待一会,宝爷心脏病就都出来了。一个团的装备不算,还搭进去三十万大洋和五部电台,就算是请战区司令吃饭也用不着花这么多钱。赵老大这是发了多大的财,曹二宝琢磨了半天,明天得好好问问。

  赵财主在后头车厢睡得正爽,小呼噜居然打出了节奏感。快到家的时候,睡了一觉的他总算有些清醒了。赵诚坐起来拍了拍二宝的肩膀说到:“兄弟,咱们好好打仗。等打跑了日本人,一定保你做个富家翁。住洋房、喝洋酒、遛洋狗、睡洋妞。”

  曹二宝心头一暖,到底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老曹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说,你小子在欧洲到底抢了多少钱回来!”

  赵诚认真的算了算:“不知道,肯定不少,具体的得去问于璐,反正够大家花了。”

  宝爷就是一阵糊涂,这够花是个什么标准?刚要详细问,赵诚的又倒了下去,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曹二宝还以为是对自己说的,连忙凑上去想听个仔细。

  “日照中原蝗虫起,三年无雨旱河南。草木已无子食母,三百万人死道边。”

  像是个诅咒,又像是句预言,听的人心里毛骨悚然,二宝想问个明白的时候,老赵的呼噜又响了。

  (..net)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八扇门老王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