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498章 只有累死的牛

  狡猾,还残忍。

  关键是,这厮的实力相当牛比。

  要不然,最后终于清醒过来的南越选手,也不会被他秒杀。

  当然,高铁能秒杀最后的南越选手,和撒旦秒杀东渡吹风,是一个道理。

  都是激怒对手,趁机一击致命。

  但无论怎么样,高铁以一敌四,把敌人全干掉,自身毫发无伤的现实,不容置疑。

  四国领队,除了暗骂自己是猪,竟然没考虑到“四强联手才是最弱”的道理外,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如此一来,华夏就八战六负,五胜。

  按赛制,四国要想争夺出线权,还可以加赛。

  华夏就是这样要求的不是?

  不战到最后一个人,没完——

  但四国领队,看到高铁秒杀南越选手后,哪儿还看不出这厮,简直就是个杀神?

  脑子有病,才派战士上台送死。

  “请问,还有没有选手上台,挑战第三名出线权?”

  裁判接连喊了三遍,没看到谁再举手后,宣布东三区的赛事,就此结束!

  俄国第一名,出线。

  东洋第二名,出线。

  华夏第三。

  按赛制,三强出线后,选手会在休息48小时后,赶赴下一个赛场,和其他七大区的前三名,交叉淘汰,追逐半决赛的资格。

  每个国家,只能派出两名选手。

  三个名额,就是六名选手,不能有领队。

  因为半决赛,决赛的赛场,都是高度保密的。

  这样算下来的话,八个赛区的前三名,就是48个选手。

  而最终,这48个人,只能有一个人夺冠。

  也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所以当裁判,高声宣布接下来的赛制后,无论是出线国,还是战败国的选手,都脸露出戚戚神色。

  不说败者,胜者既然已经站在了这儿,就只能拼死向前,力争成为最后那个人。

  而参与下一个赛场的两名选手,也由本国领队决定,谁都行。

  但必须是参过赛事的,而且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换名单。

  不然,就是个——死。

  各国出征名单最后的确定时间,是47小时以后。

  组委会给了各国选手最大的弃权时间。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七届圣殿杯赛事中,很多已经出线的队伍,见识到本区内有猛人存在,自付实在没任何希望,能在新的赛场上战胜他,也就在47小时后,果断弃权。

  这也是所有参赛选手,最后的希望——别的国家都弃权,我不劳而获冠军。

  裁判解释完这些规则,又解答了一些选手的疑惑后,立即和几个组委会成员,率先走人。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由“主办单位”的监狱长,来安排。

  四个战败国,都带着队友的尸体,黯然离去。

  三个战胜国中的俄国,气氛最好,马上就按照监狱长的安排,下榻监狱的东南角。

  出线队伍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都会在监狱内渡过,而且谁都不能踏出营地半步。

  狱方早就为各队伍,布置好了休息、吃饭、训练甚至玩游戏的场所。

  饮食,也会根据三国各自的特色,来配备。

  彼得监狱能如此奉献,当然是从本次盛会中,得到了不菲的好处。

  东道主走后,马上就有专人走到东洋队那边,请他们去东北角的“行宫”内。

  东洋人留下专人,给东渡吹风俩人处理后事后,领队回头,冲撒旦狠狠的看了过来,意思是:“你给我等着,会弄死你的!”

  倚在擂台台阶扶手上的撒旦,立即冲人家甜甜的一笑。

  别人这样威吓他家旦旦,高铁倒是没任何意见,只是满脸吊儿郎当的样,坐在擂台边上,点上了一颗烟。

  张明驹走了过来:“高铁,多谢你们能——”

  高铁打断了他的话:“老张,啥话也别说了。你也不用留下,带兄弟们回家吧。放心,这次我保证会把冠军夺回来。”

  高铁的牛比,张明驹已经亲眼见识过了。

  要是没有撒旦,他也觉得,高铁夺冠的希望,差不多超过百分之八十。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杀手之王。

  可撒旦——圣殿杯赛事,让各国选手头疼,就头疼在各国有两名选手参赛,但只能有一个人夺冠。

  虽说某国两名选手,会师决赛中的可能性,很小,但不是没出现过。

  这就要求他们,必须狠下心来,杀掉对方。

  那么,代替华夏出征圣殿杯赛事的两个人,一个是不为人知的杀手之王,一个是更加低调的恶魔撒旦。

  在决赛开始前,他们肯定不会碰面。

  但他们要是双双杀进决赛呢?

  不比那些被他们现场恩爱迷惑了的人,张明驹可是很清楚,这对狗男女——的关系,相当让人纠结。

  他们真要双双杀进决赛,绝对会竭力干死对方。

  简单的来说,就是:“高铁,能杀死撒旦吗?”

  杀不死,他就得死。

  只有生死,没有第三条路。

  张明驹的担心,撒旦看了出来,咯咯娇笑:“帅哥,别担心啦。我们两口子,真要在决赛中会面,也不会用对付别人的血腥方式。不过,他必败无疑。”

  张明驹脱口问:“用什么方式?你怎么有信心,能成为最后的胜者?”

  撒旦立即眸光一转,落在了高铁那个地方,又伸出舌尖,蛇儿般自唇上轻扫而过。

  她这是什么意思?

  堪称正人君子的张明驹,正满头雾水时,撒旦迈着两条大长腿,走向了狱方的接待人员,慢悠悠的说:“华夏民间有句俗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张明驹——总算明白了。

  撒旦就是撒旦,杀人方式,都那样的浪漫。

  不过,这倒是特符合她和高铁的纠结关系。

  张明驹苦笑了下,看向高铁,却见这厮满脸的不屑。

  如果撒旦用别的方式,高铁还真没太大的信心,杀了她。

  但要论那种作战方式——

  呵呵,高铁这头牛,还真有可能用他在香楼中学到的那些,把撒旦这块地给耕坏了。

  既然高铁这么有把握,而且张明驹也算圆满完成了任务,也是时候带着兄弟们回家了。

  当战死的各国选手,被抬上车时,就会有狱警抬手,敬礼。

  无论怎么说,也不管是哪国人,能来这的,都是个顶个的真男人。

  或者真女人——

  阿达雅思没走。

  吸血蝙蝠的小公主,就算在这过一辈子,狱方也只会好吃好喝的好招待,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大家也都识趣的,没着急把高铁带回西北角的营地。

  半小时后,监狱所有的探照灯,都亮了起来。

  本该很快就拆除的擂台,也因阿达雅思的滞留,暂时没动。

  犯人们,也都各自回到牢房内,虔诚的祈祷,下一届圣殿杯赛事,彼得监狱再争取来,让大家大开眼界了。

  空荡荡的场地内,只剩下高铁,阿达雅思俩人。

  俩人一个坐在擂台上,一个站在不远处。

  都低头,想着各自的心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达雅思才缓步走了过来。

  高铁抬头,看着她,认真的说:“因为撒旦,我没任何信心,能活着回来。阿达雅思,你去找老胡,再给你找个好人家吧。”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风中的阳光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