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三十六章 归家下

  多宝老人看着灵狐仙子渐渐远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

  说是看守九天仙狐,自己何尝不是一样的失去自由,冉冉升起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再看看自己的徒弟沐沐,朝夕相处了整整两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就要走了心里不免有些伤感。

  徒弟这一走还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愁上加愁的伤感,不免又让老人叹了口长气“咳—”

  “师傅你怎么了,一直叹气?”沐沐看着师傅不断得叹着气,不免有些疑惑,自从来到这里,师傅真的很少叹气,不是像老狐狸般微笑,就是板着脸给人毛栗子,或者有些意想不到得举动。

  多宝老人用力的摇了摇头,好像要把什么甩出来“徒儿啊,师傅没什么,不要紧。”

  老人自嘲的笑了笑,心中想着自己是不是老了,虽然享受着无尽岁月,可还是不能抵消寂寞的孤寂,看着眼前自己心爱的弟子,年轻真好,不会有这么多烦恼。

  用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衣袖“徒儿啊,师傅现在能教给你的都教了,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未来的路还是要靠自己去走,记住成为魂师的路是漫长而遥远,师傅我也就不多留你了,准备准备,准备好了就让你师兄带你出去,对了还有这些带在路上可能有些用处”

  说着从衣袖中取出两样东西递给沐沐。

  “是”沐沐恭敬的点着头,眼里泪花滚动着,两年了整整两年了,现在终于可以出去了,心中想着师傅平时对自己还是很严厉得,可严厉有严厉的好处,严师出高徒的道理,自己是懂得,看着师傅递给来的东西,眼睛模糊了。

  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沐沐看清了师傅交给自己的东西,这,这是什么啊!

  一把黑不溜秋的铁剑、一块黄色晶体状水晶,师傅也太小气了吧!心内暗道。

  水晶看上去还不错,散发着淡淡的魂光,就这铁剑,可是刚开始自己用的那把,专门砍树用的,除了用的顺手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作用,噢!对了就是锋利,锋利的很,不过和自家的爷爷给的那把配剑都没得比。

  师傅啊师傅,你要想给徒儿武器还不如给那把死沉死沉的巨剑来的好,沐沐摸了摸后脑勺,说起来那把巨剑好像还是自己把它给毁了(螃蟹男死的时候),算了,有总比没有强。

  沐沐的性格从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有就行了自我安慰着,不过心里还是要说一句师傅小气,真小气。

  多宝老人看着徒弟变化多端的表情,自己的徒弟能不清楚,看来还是要敲打敲打啊!

  神奇的毛栗子又一次出现了,沐沐现在蹲在地上,双手捂着头,黑剑从手中滑落,直接“噗呲”一声插入坚硬的岩石里,手中的水晶石还好没有掉,不过头上的大包高高的耸立。

  多宝老人脸上出现了三根黑线“小兔崽子,好东西都让你糟蹋了,你可知道我给你的,都是我当年出道时用的,真是身在宝山不知宝,这黑剑可是大大的有名,名字叫‘镇魂’是我当年叱咤风云时所配的爱剑,这水晶也大有来历,是我行走江湖时杀的第一个魂师,从他身上夺过来的叫‘第一梦’,可不要小看了它,我这多宝的名号都是从他们开始……”

  老人高声的呵斥着徒儿,又一次高高的举起手,很想再来一下,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是、是徒儿知道错了”沐沐赶紧求饶道,不过沐沐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听着怎么有点怪怪的呢?

  能不怪吗?一把破铁剑被我们这位品德高尚的老人,美其名曰的起了个‘镇魂’的好名字,这还不算,一个从别人哪里抢劫过来的下品储物器,被冠上‘第一梦’。

  不得不佩服多宝的文采,佩服的五体投地

  “哼,算了今天就饶了你,你要好好使用,听到吗!”多宝老人口气强硬的说着,可是心里思量,孩子真不是师傅小气,师傅自号‘多宝’,手中的宝贝、魂器能少吗?

  不要说过百件宝贝,就是千件师傅一样拿的出来,你是我心爱的弟子,就算全都给你那都没什么,不过那是在帮你吗?不,那是在害你,如果你拿着过百件宝物在魂师界嚣张,用不了多久你的小命就没了。

  魂师界是个相当残酷的世界,怀玉其罪的道理相信大家都懂,更何况别人的终归是别人的东西,只有自己得到的东西才是最好得,师傅也是不想你太依赖这些外物啊!

  沐沐是听不见的。

  “是,徒弟知道了”恭敬的回答道,赶紧把铁剑从地上捡起来收入‘第一梦’中,能不同意吗?那神奇的毛栗子可是随时会掉落。

  “徒儿,临行前师傅问你句话,朔畅的魂灵你真的要找吗?那可是很难得,就算师傅出去,都没有把握能找回来”老人眼神变了,变得深邃,脑海里又一次想起那个地方,那个和自己的老伙计(熊猫)相遇的地方,那个充满未知的地方

  沐沐一听师傅的询问,眼神也变了,变得坚定,变得执着,用力的点着头“是,师傅我一定要找到爷爷,一定要找回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要带他回家”

  声音很大,声音里带着坚决、带着肯定、带着浓浓的情。

  听到震耳欲聋的回答,多宝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想到如果我是他,经历了那么多会不会一样做呢?答案是肯定得,可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多宝不敢去想,要知道去那里无论是谁只有一次,一次机会,不管是谁都一样,没有例外,就算是自己的徒儿也一样,哪怕他是先天都一样。

  这会给他带来什么呢?自己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

  犹豫了很久……

  沉默了很久……

  多宝老人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还是从衣袖中取出一条菱形的项链,挂在沐沐的脖子上。

  “孩子这个东西是师傅给你最重要的东西,一定不要让其他人看见,包括你最亲近的人,你能答应吗?”一边说着,一边手中掐了个诀,一指点在项链上,项链变得透明,看上去这根项链根本就不存在

  “是师傅,它有什么用?”沐沐低着头,抚摸着好像根本不存在的项链,迷惑的问。

  “孩子师傅只能告诉你它的名字叫做‘千机’,到那个地方后也许能帮你找到朔畅,只是也许,平常时候一定不要拿出来,我说的是一定,你一定要记住”

  多宝老人一脸正色的交代着、不断的重复着,深怕自己的徒弟遗漏了自己的话

  沐沐一听,就知道这项链很重要,慎重的收入内衣中,贴肉挂着,用力的点着头,师傅的话沐沐最听了。

  “师傅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沐沐问

  “没有了,记住师傅说过以前说过得话,坚持锻炼好身体,努力练习好魂技,魂师的路很长很长…………”这里就不多说了,都是一些交代徒弟的陈腔滥调不多说

  说到最后多宝老人都觉得自己太啰嗦了,但是徒弟这一走不知何时能回来,不啰嗦不行啊!

  ……

  沐沐听得头都发胀,怎么感觉跟开了二三个小时的会一样漫长呢?不过眼睛还是睁的大大,深怕自己遗漏了什么?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疲惫的感觉像蚂蚁一样慢慢的爬了上来,就在昏昏欲睡的那一刻,头不自觉的沉了一下,接下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咚”一个毛栗子结束了枯燥的叮咛。

  沐沐又一次捂着头蹲了下来,眼里满是泪花的望着师傅,很想问一句“师傅这是为什么?”

  多宝老人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满意的慢慢收起伸出的手,好像还意犹未尽的模样,然后用缓慢的语气“说了这么长时间口都有点干了,不过总算如愿,你这一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这么一下”

  说着还把手指伸到嘴前,轻轻的吹了吹,好像在擦拭着武器一样。

  沐沐眼泪汪汪的喊“天啊!”

  瀑布下的水帘洞,灵狐仙子揉着月瑶端坐在玉凳上,嘴里清唱着那儿时的歌谣“小狐狸乖乖,把门门开开,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伴随着优美动听的歌谣小月瑶沉沉的睡了,两道泪痕挂在脸上,修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水,显然是痛哭过,哭得累了,躺在妈妈的怀里,安心的睡了。

  时间如同磨盘被带动着推移,女儿躺在怀里的睡着了,灵狐仙子用手轻轻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花,慢慢的、缓缓的抽出垫在女儿后背的手,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在不远处的水晶床上,轻轻的盖上被子。

  这一切都做的很慢,生怕女儿在睡梦中醒来,忽然女儿从盖好的被子中伸出小手,高喊了一声“妈妈”又沉沉的睡去……

  仙子的心被这声“妈妈”触动,本已强忍着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滑落,无声的滑落,止不住的泪水无声的流淌,眼睛渐渐模糊、渐渐模糊。

  心中还是回响着那声‘妈妈’,这声简单的称呼,在今后的岁月里将要消失很久、很久……

  仙子用手紧紧捂住嘴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发出声音,调转头剧烈的抽搐着,无声的哭泣持续了许久、许久……

  许久后,情绪渐渐的趋于稳定,仙子掏出锦帕擦拭着脸颊,转过身,深深的望了一眼熟睡中的女儿,这一刻停止了,时间停止了,她要把女儿现在的憨样,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慢慢低下头在女儿光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吻了一下,轻轻的提起女儿的小手,轻轻的塞回被子里去,一切都是轻轻的,慢慢的、细心的整理下被角,等这些事情做完,转过身毫无留恋的走出洞府

  “主上,真要这样做吗?”灯芯一直等在外面,看到主上从内府出来,恭敬的问道。

  “哼,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你说呢!”灵狐仙子轻哼了一声,现在心情也不是太好,口气中充满了不耐烦。

  “主上,这对沈沐沐是不是太残酷了点,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更何况小公主知道了……”两年了,灯芯对于沐沐的印象也在变化着,这个脑袋里比一张白纸还要干净的孩子,这个时不时冒出点鬼主意的孩子,这个拥有超乎常人忍耐力的孩子。

  灯芯在这两年中,感觉到了他的可爱,更何况还有小公主月瑶这层关系在里面,要不然那一刻自己也不会出手相救。

  灵狐仙子直接打断她的话,长叹了口气舒缓这刚在被压抑的情绪“咳——不要再说了,这一切都是命,要怪只有怪他命不好,谁叫他没事跑到这里来的,那是老天爷命里注定的事,如果……”仙子不断的说着,好像不是在提醒灯芯而是在告诫自己,

  时间似流水般飞逝,转眼就到了第二天,狗熊师兄站在灵台前,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端端的灵台上多出了个巨大的洞穴,周围到处是交战后的狼藉。

  问师傅是怎么回事,师傅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问小师弟,只说一句话“师傅不让说”说完就走开了,自己很是无语。

  真想大声呼喊,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一脸迷茫的狗熊站在灵台上,身边多了两个人,不,是一人一兽,除了这三人谁也没来,沐沐抱着月瑶四处张望着,小月瑶也在到处寻找着那个身影,可是过了很久,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来。

  许久过后……

  “走吧,师傅说过他不会来的,”狗熊现在很郁闷也有些窃喜,欢喜的是又可以出去了,享受那难以忘怀的美味佳肴,郁闷的是直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来告诉我啊!

  沈沐沐看着周围空荡荡的灵台,无奈的点了点头,握住师兄伸出来的熊掌,一把握住,一道白光亮起,直冲向封印上方,封印回到了以前的平静,了无生息的平静……

  是真的平静了吗?

  空气中两个身影不约而同的同时出现,两个像贴错门神的人又一次出现,出现的时候空气中都带着浓浓的伤感,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望向白光消失的地方,眼睛渐渐的模糊,模糊的望着……

  不久后……

  多宝老人收拾了下心情。

  “呵呵……仙子这一手老夫真是望尘莫及啊!”多宝老人露出招牌似得笑容。

  “死老头,你手中的算盘打的也挺响,那块神秘水晶是不是也带出去了”灵狐仙子一听这话,也当仁不让的反击道

  多宝老人一听这话,脸色瞬息变幻,手伸向袖口惊叫道“你,你怎么知道,何时得知。”

  “死老头,我又不是傻子,吃了这么大的亏,用脚趾头去想都能想到,不过……”灵狐仙子一脸你以为我是白痴啊!我告诉你,你才是那个白痴,心中想到我受了那么重的伤,能不想到是那水晶搞得鬼吗?你以为我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吗?白痴老头。

  这些肯定多宝老人听不见,但是一听仙子口中话里有话,赶紧问道“不过什么?”手已经抓向衣袖,准备随时出手。

  “哼,没什么,你有你的算盘,我有我的考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何况那东西放了就放了,甘老娘屁事,要是那老和尚知道了,一定会气得半死,能气他个半死不活,我巴望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阻止,你个死老头真是个白痴”仙子一脸的不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多宝。

  心想到真恨不得老和尚就此被气死,到时自己也不用做那件事就能脱困,不过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还真想看看那老和尚知道后是什么表情,一想到老秃驴哭丧着脸的表情,自己不由自主的笑了

  “哈哈哈……”

  多宝老人一听这话,心中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看着灵狐仙子笑得腰肢乱颤,也不由的跟着笑,舒心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个人,二个像贴错门神的人,站在空中面对面,不约而同的狂笑着、大笑着、爆笑着、最后笑的眼泪直流。

  搞不清他们到底在笑什么?

  笑得整个封印都开始瑟瑟发抖

  ………

  两个人对视着,眼神迸出火花,猛的一下,突兀得同时收住笑

  “死老头,我们的帐也该算算了”灵狐仙子愤恨的叫着。

  这段时间的压抑,在这一刻引爆,身上的魂力在这一刻如同洪水涌现,晶莹的白色魂力浪潮般的铺天盖地倒卷而上,强大的魂力在仙子手中迅速旋转成球体,一颗晶莹的不太真实白玉球出现在空中,仙子一跃而起冲入玉球中,身上的衣服瞬间羽化

  “——天——狐——九——变——第——九——变——”

  多宝老人手早就痒了,总算到见真章的时刻,全身的魂力如同龙卷风般狂飙,空中出现一个个空气漩涡,白色的光点撒满天空,光点爆发出抢了的震鸣,一圈一圈向外扩散,所有的魂力聚拢到一起,强烈的魂压一圈一圈扩散

  “——百——魂——朝——拜——”

  整个封印成为了战场,魂压的战场,魂力焦灼的燃烧,宝物剧烈的轰鸣,充斥着整个空间…

  bbs.17k/thread-3312430-1-1.html?key=h5lb

  17k公告:网文联赛全新赛季海选已征程过半!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net)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神勇天涯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