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643章 纵火烧青楼

  许褚和郭嘉见面后心照不宣,立即前往江南,曹操竟然让他们二人去支援吟风,真是不巧中的巧事,其实也没有什么,郭嘉仕官于曹操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声张,许褚更是,现在各地的细作是不会关心诸侯里那些相对名气低的人的,因此他们的异动确实没有引起曹操军中那些各个派来的细作的注意,倒也让他们一路无忧地向南去。请大家看最全!

  曹仁的急报很快到了陈留,见到急报的荀彧马上召集夏侯惇和程昱商议,三人简单商议后认为虎牢关易受难攻,不如陈兵官渡,给袁绍造成要渡河开战的假象,同时把虎牢关的事情透露给袁绍本人知道,让袁绍和袁绍的谋士部将们陷入要么得天子,要么失去冀州的两难境地。

  袁绍虽然在病中修养,却并不是不闻窗外事,夏侯惇陈兵官渡的消息第二天就到了他的手里,邺城其实距离黄河也不远,夏侯惇若是过了黄河,急行军也就是三天的事,虽然他想拿下邺城几乎不可能,但也会给自己重重一击吧!

  无奈之下,袁绍找来审配和逢纪,让他们拿着自己的思召剑去虎牢关给田丰和沮授这两个人看,让他们要么回来,要么自尽。

  说完这句话,袁绍又吐了一口血。

  人才即使不能为自己所用,也不能流了外人田。

  现在小沛的吕布也正举棋不定中,他从各地的细作回报中得知曹操率大军去了洛阳,袁耀率大军去了扬州,袁绍的大军倒是没有动静,不过听说袁绍一直在生病,依着袁绍的性格,是不可能出兵的,现在兖州和淮南都空虚着,吕布犯难了。

  校场之上的他举着手里的弓箭瞄准三百步外的两个箭靶,一会瞄准这个,一会瞄准那个,最终放下了弓箭,叹了口气。

  “将军何故叹气?”陈宫走过来问道。

  “呵呵,是公台啊!”吕布抬眼望见了陈宫,然后眼望着远处的两个箭靶,静静不语。

  “一箭不能同时射中两个箭靶,即使天下无双的飞将军也不能幸免吧?”陈宫微笑着说道。

  “是啊,公台!”吕布道,“以前在他人麾下为将的时候,别人让我打谁我便打谁,自立为主后却活得好不憋屈,几乎就没有什么大的胜仗,早知道当人家的主公这么痛苦,还不如不做!”

  陈宫不说话,举起手中弓箭,瞄准一个箭靶,然后开始移动身子,一直没有停下来。

  “公台你在做什么?”吕布看见陈宫的行为十分不解,站起身子他身边仔细看,看了半天却还是觉得很是好笑,“公台这是射箭还是在跳舞?”

  “不是跳舞也不是射箭!”陈宫终于站好了位置,将手中弓箭交给吕布,“主公,请你站在这个地方把箭射出去!”

  “……”吕布虽然疑惑,但还是接过来弓箭站在陈宫所说的位置,瞄准不远处的——一个箭靶?

  对,没有错,是一个箭靶。

  另一个箭靶呢?

  很快吕布反应过来,目标依然是两个箭靶,只不过是重合了而已!

  陈宫道:“一箭射中两个箭靶,很多人觉得根本不可能,是因为他永远只想站在自己的方寸视野之间来射,但让自己运动起来,总有一个瞬间,你会发现一箭双雕不是不可能,而是不动脑去想去做。”

  “说的好,公台,我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了!“陈宫大喝一声,一箭射出,穿透了两个靶心。

  虎牢关下对峙的第十天,田丰和沮授从传令那里得到一个异常惊人的消息:刘协在关门前叫阵!

  谁都没有想到刘协会用这一招,连曹操都没有想到的。

  田丰和沮授吃了一惊,大开关门,带着关内众将士面向着刘协重重下跪:“陛下亲临,微臣不胜惶恐!”

  “你们是袁绍的监军和别驾吧,你们是他的幕僚,不是朕的臣子!”刘协面无表情地看着,“所以你们不必自称微臣,而曹操是朕亲自册封的司隶校尉!他才是朕的臣子,你们这些诸侯的幕僚胆敢拦住朕的臣子乃至朕的车驾,你们在虎牢关内有酒喝有饭吃的时候可曾想过朕和百官乃至忠臣曹操的士兵们在挨饿?这就是四世三公的袁绍交给你们这些幕僚的本分?”

  “陛下!”听到“忠臣曹操”这四个字的时候,刘协身后的曹操竟然落泪了,他跪立于地,觉得已经用任何语言都难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而汗颜的正是下跪的沮授和田丰,他们相视一眼,是啊,自己口口声声为了汉室要如何如何,却连汉室的臣子都算不上,自己又何尝不是私心想帮高燚称霸天下而让袁绍背锅,至于汉室如何,他们早已不再关心了。

  这个时候虎牢关的东门被曹仁率军攻破了,而袁绍派来这里的审配和逢纪也到了。

  审配:“别驾大人,监军大人,主公让我二人持此思召剑前来,命你们二人速回邺城!”

  沮授和田丰有些浑浑噩噩地站起身来,看着这柄思召剑,心情无比失落。

  曹操与袁绍的天子之争就这样复复杂杂开始轰轰烈烈经过简简单单结束了,这是一笔注定不会被载入史册的历史,不管谁会成为历史的胜利者,都会努力将它遗忘,因为这无论对曹操还是袁绍,甚至于高燚,在政治上都是一段注定不光彩的历史。

  因为,光彩的是刘协自己。

  而傻子都知道,汉室已经日暮西山了。

  田丰沮授张郃高览审配逢纪等人率军撤离了虎牢关,又从水路望邺城而去了。

  曹操并没有下令追击,因为他要做的已经达到了。

  而接下来传令的一句话又把曹操带入了现实:“启禀主公,杨奉带着兵马拦住了去路!”

  曹操还没有说什么,董昭已经来到曹操和刘协面前:“大将军看来是怕曹操大人分他的权力,待我去让他退兵!”

  “不,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曹操回身对刘协道,“陛下少待,待微臣带兵退却大将军兵马!”

  刘协的话也大出董昭意料之外:“有劳曹爱卿了!朕在此静待佳音!”

  曹操微笑着翻身上马,意味深长地看着刘协。

  既然陛下决定只信任微臣一人了,那就永远只信任微臣一人吧。

  然后不管前面是什么,微臣都会为陛下平定!

  高燚在马文鹭安全为赵云产下一女之后,便没有多做停留,他即刻便动身前往南匈奴去了,不过想到扬州那一堆乱麻,知道必须得有一个可以主持大局的人前往坐镇,刘辩肯定不适合,要去也得是在扬州安定以后。

  就在这个时候,万年公主吟风自告奋勇替高燚解决了这个烦恼。

  吟风有着皇室的公主身份,到了扬州自然无人不服,高燚在路上收到来信之后也是犹豫了一番才答应,为了吟风的安全,秘密部署了许多人手暗中保护吟风。

  即便如此,还是失算了一筹,吟风不知道早就有人暗中盯上了她,几次行刺虽然未果,护卫吟风的人手也死伤大半,为了不再拖累这些高燚手下的精英,吟风只身一人决定出发。

  只是她到底还是小看了人心的险恶,待一个人到得庐江郡界时,还是被人给下了药人事不知了。

  吟风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处阁楼中,所有的束缚都被除了去,还被换上了一身艳丽的衣裳,她环视着这间阁楼,正思索着一切是怎么回事时,只听门被打开了。

  吟风看过去,只见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一身红紫的衣裳,脸上的脂粉味道扑鼻而来,竟活似个老妖怪,见吟风站在床前,便颐指气使道:“可算是醒了,还以为买来个活死人呢?”

  吟风疑惑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女人上前就揪住吟风的耳朵骂道:“不懂规矩的小蹄子,要喊我做妈妈!”

  吟风狠命甩开这女人,手揉着被揪红了耳朵,不服气道:“我妈妈要是长你这模样,我不如去死!”

  “你这小蹄子居然这么牙尖嘴利,怪不得来的时候嘴被堵那么死!”女人一拍桌子,“我是拿五千钱把你买来的主人,就是你的妈妈,以后敢不听话,有你好果子吃!”

  吟风连连后退了几步,女人以为吟风害怕,于是步步近前,点着吟风的额头道:“我可不是白花钱的主,你的姿色当我天香楼的头牌没有问题,前提是你给我好好学礼仪,好好伺候男人!”

  “原来这里就是青楼,哼,管仲干的好事,为了让人安心经商,不知还多少女子逼良为娼!”吟风嘀咕道。

  “小蹄子你嘀咕什么?”女人不知深浅,冲吟风探身,妖异的脸令人反胃。

  吟风顺势抓住这女人的手:“这是什么地方!”

  女人疼得龇牙咧嘴:“没听见老娘的话啊,天香楼!”

  吟风反手便把这女人丢出窗去,只听一阵桌椅楼梯碎裂之声,女人呻吟声不绝如缕。

  “敢让本姑娘接客,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吟风推门便出去,早有几个护院向她攻来。

  吟风冷笑一声:“这样的下三滥的本领,也敢拿出来臭显摆!”当即顺势钻过数人缝隙,同时不忘拳脚施加一番。

  不多时,整个天香楼的人都被吟风揍了个遍,地上躺倒一堆受伤的倒霉鬼们。

  “啊呀妹妹你闯大祸了!”房间里的女子们都来堂前围了一圈,对吟风说道。

  “我宣布你们今天都是良人了,都走吧!”吟风对这些女子们道。

  大家都犹豫道:“哪是姑娘你说算便算,我们的名册都是在官府登记了的,官府不批准,我们到哪里地位都是一样的!”

  “可恶!”吟风怒道,点起火把,问向地上摔断了腿的老女人,“我现在要把你这个什么臭楼烧掉,有意见吗?”

  “啊,别烧,别烧,这是我的多年心血啊,姑娘,我叫你妈妈成不?要不奶奶?祖宗!”

  吟风把火把举到这女人面前,熊熊火焰烧焦了女人的头发,吓得她冷汗直流:“好好,好,随便烧便是了!”同时用眼色暗示门口的人快去报官。

  吟风没有看见这女人的小动作,于是多点了些火把扔向各处房间,整个天香楼很快烧起来,众人纷纷逃了出来,老女人在火海里一边向外挣扎一边大哭大叫:“我这是几辈子造的孽啊!”

  “额,这火势,貌似有点大了!”吟风在街上看着冲天的火焰,有些傻眼。

  火越来越大,很快便引燃了旁边的店铺,接着染坊,布料坊,歌舞坊,酒坊……纷纷沐浴在一片火海之中。

  这下子可好,所有人都纷纷跳出来指着吟风大骂起来,其中还不乏丢生鸡蛋和青菜叶子的,直到官兵赶来,吟风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妙,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

  “追呀,那个女人是纵火犯,他肯定是曹操派来的细作!”官兵边追还号召百姓们一起追,因为吟风跑得实在是太快了,已经把这些饭桶官兵们远远甩到身后去了。

  不过这一声喊得真是有效,好吧,全城百姓齐动员,一起来追吟风。

  “不要让我们皖城落入敌人手中!”群情激奋中。

  这个时候吟风才知道自己是在皖城,皖城和宛城音一样,只是一个在南阳,一个在庐江,吟风差点以为自己又回来了。

  “姑娘这边走!”忽然吟风听见旁边一个声音传来,她望过去,是一个比自己略大几岁的葱绿衣裙的女子在一个隐蔽的巷口叫着自己。

  好吧,原来这个城里还是有好人的,吟风当即闪身进了这条巷子,胸口还在兀自起伏不停,好半天才回过气来。

  “救命之恩难忘,姑娘怎么称呼?”吟风喘着气问。

  “我叫刘兰……卿!”对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

  “我叫弄……云!”吟风也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二人相视一笑,其实都知道这不是真名。

  但又有什么重要呢?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闲话桑麻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