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百六八节请给我帮助

  刘天明的逻辑简单粗暴:我需要的东西,只要从别人那里拿来就行。

  当然,这种事情是建立在大楼里村民首先招惹自己的前提下。那些人不自量力做出那样的事情,就必须承担现在的后果。或者应该说是报复。

  黄河带着廖秋在另外一个房间抢劫。屋主是个男人,明显有些缺心眼。他一直在哭,一直在哀求,嘴里说着他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闹,希望廖秋把炉子还给自己。黄河听得心烦,干脆抬起脚朝着男人脸上用力蹬去,男人惨叫着往后一倒,面颊上多了一个肮脏的鞋印。

  粗野归粗野,黄河其实很不适应这种强行抢劫的行为。他毕竟是个警察,只是对此前发生的事情觉得窝火。黄河怒冲冲的首先离开,等到廖秋拎着炉子下来,黄河连忙凑上去,小声问了一句:“那家伙没事吧?”

  廖秋也是从贼窝里混出来的人物,多少可以理解黄河的想法。他点点头:“没事,最多就是脑袋撞在墙上,破了点儿皮。”

  黄河觉得心意索然,他摸出香烟叼在嘴上,悻悻地说:“尼玛的,都怪这帮家伙不长眼。头儿都说了我们只是暂住,这帮家伙还要乱来。说实话,我是真不愿意这么做。感觉老子就像电影里进村的日本鬼子,见什么抢什么。”

  廖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非常认真地说:“我也这么觉得。其实你可以在鼻子底下留一撮胡子,我们以后都管你叫黄河太君。”

  黄河想要发怒,看见刘天明拎着另外一个火炉从楼上下来。他迎上去,想要把廖秋调侃自己的话语对刘天明再说一遍,偏偏李洁馨走过来,黄河只要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他看见自己的女人走到摆在墙边的食品箱那里,拿了一个红烧猪肉罐头,转身出了房门。

  黄河跟了上去,不太明白地问:“你去哪儿?”

  李洁馨笑了笑,没有回答。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走进那户被刘天明抢走火炉的人家,李洁馨把罐头摆在地上,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

  黄河不太明白,想了想,问:“头儿让你拿给他们的?”

  李洁馨摇摇头:“我拿罐头的时候他看见了,没有反对。”

  黄河耸了耸肩膀,搂着李洁馨,两个人慢慢走下楼梯。

  除了炉灶,还缺少其它一些必不可少的家具。

  比如床,还有桌椅。

  刘天明什么也没有说,团队成员互相掩护着,从楼上的其他村民家中,“弄”来了所需的物件。

  有赤裸裸的抢劫;有商量意味的“暂借几天,用完以后就还你”;还有类似李洁馨这种用少量食物换取的行为。

  但无论是哪一种,刘天明都没有干涉,也没有做出指导或者评论。

  残忍或者善良,都是人类自己的本心。团队里储备的食物数量很多,在这种时候稍微浪费一下,不是什么过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人类才有了文明,世界才能变得多姿多彩。

  这个寒冷的夜晚,注定了大楼里有些村民不会好过。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与团队无关。人们围着火炉,吃着煮熟的米饭,为了御寒还稍微喝了些酒,气氛很欢快,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隔着紧闭的房门,人们听见外面走廊上传来“悉悉索索”重物在地面上拖行的响动。在如此近的距离,进化异能足以让他们明白,这是有人在轻手轻脚搬动白天时候扔在那里的两具尸体。

  刘天明不知道这里发生过吃人的惨剧。

  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干涉外面那些人的动作。

  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团队在这里只是暂住。等到暴风雪过去,还要继续前往西昌。

  风雪在外面肆虐,屋子里却一片温暖。

  ……

  半夜的时候,负责警戒的罗宽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

  很轻,显然是有人从楼上下来。从高低错落的音调判断,应该是两个人。

  罗宽推醒了睡在旁边的廖秋,低声交代了几句,抱着突击步枪,轻轻旋开门锁,蹑手蹑脚跟了出去。

  那是两个住在楼上的村民,他们手里拿着麻布口袋。敞开的单元门倒灌进整整狂风,还有密集的雪花,在一楼台阶上堆起了厚厚的白色。他们犹豫了几秒钟,可能是担心在雪地上留下脚印。罗宽站在楼上,屏息凝神听着他们在下面窃窃私语,然后看见对方用迈开脚,带着鞋子挤压积雪发出的“吱吱”声,朝着停在楼下的卡车走去。

  他们眼睛里释放出饿狼看见肉块般贪婪的目光。

  不等那双脏手触碰到卡车篷布的缆绳,罗宽已经冲了过去,挥舞枪托,带着对手无法抵挡的强横,狠狠砸中他的额头。村民发出一声惨叫,带着从嘴里飞溅的鲜血和碎牙,侧身摔倒。

  另外一个见势不妙,转身想要逃跑,却被罗宽以远超自己的速度赶上前来,用乌黑冰冷的枪口对准前胸。

  他立刻跪了下来,用最快的速度扔掉手里的口袋,忙不迭地连声解释:“是他,都是他让我来的。我其实不想……”

  “砰————”

  随着枪口发出巨大的轰鸣,村民身体仿佛遭受了重击,朝着后面震动反弹出半米多远。他倒在地上,难以置信低头看着胸前正在冒血的弹洞,嘴里涌出大片血沫,表情怔住了,想要说话,却无法发出声音。

  罗宽收起枪,快步走到被打成重伤的另外一个村民面前。弯下腰,抓住他的肩膀,用不可抗拒的力量拖拽着,将他带到庭院中间的路灯杆前。村民被之前的重击打得失去知觉,又被寒冷和颠簸惊醒。他一直在挣扎,嘴里发出大声的求饶和喊叫。楼上很多房间打开了窗户,还有几个村民从单元门跑了出来。

  没人敢上前多事。白天的教训和鲜血,清晰刻画在了每个人脑海里。他们眼睁睁看着罗宽用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把村民捆在路灯杆上,用刀子割断了他的喉咙。

  做完这一切,罗宽从旁边地上抓起一把积雪,用力搓掉手上沾染的血污,旁若无人地穿过人群,上了楼梯,进了房间,关闭房门。

  再也没有人胆敢打车子和物资的主意。

  ……

  虽然已经是天亮的时间,天空却依然昏暗,狂风裹挟着雪花横行肆虐。天空被黑色占据,地面是令人极不舒服的惨白。

  刘天明醒来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点。

  他很少睡到这个时候。也许是因为温度的影响,他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想动,偏偏房门在这个时候被敲响。早起的郑小月正在梳头,嘴里叼着来不及捆绑长发的带子,脚迈着轻盈的脚步跑过去,打开房门。

  是王林康,他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一个肩膀上扛着麻布口袋,另外一个手里握着枪,警惕地观望四周。

  刘天明只得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还好昨晚睡觉的时候里面穿着衣服,倒也不是很难堪。

  王林康搓着手,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这么早打扰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

  刘天明迅速穿上大衣,淡淡地问:“有事吗?”

  王林康解开麻布口袋上的系绳,露出装在里面的半袋土豆,很是期待地说:“是这样,我想换点儿罐头。”

  刘天明只是不喜欢王林康这个人。对于土豆这种东西,他其实并不拒绝。最近一段时间,团队就没怎么好好吃过东西。几天以来,昨天的晚餐还是唯一的热食。土豆换罐头这个建议很不错,至少可以换换口味。

  “两箱够不够?”这是刘天明的心理底线。

  王林康和另外两个人脸上纷纷露出惊喜。他忙不迭答应着:“够了!够了!真的很谢谢你们,足够了。”

  这完全是意外之喜。

  王林康其实没打算着能够用土豆从刘天明这里换到罐头。他原本只是想要带着这点礼物送过来,想要拉近彼此间的关系。看到房间里沿着墙壁堆放的食品箱,他才突然冒出了“交换”这个念头。

  看得出来,这些陌生人并不缺乏食物。与其白送,不如交换。

  抬着纸箱就这样出去,很是引人注目。王林康和两名手下低声商量了一下,决定把纸箱撕开,把罐头装进腾空的土豆袋子。刘天明耐心等到他们做完这件事情,却看到王林康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得沉下脸问:“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

  对方的态度突然变化,让王林康有些捉摸不定。他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回答:“……我想……我想跟你们换点儿东西。”

  齐元昌从旁边走过来,饶有兴趣地问:“你想换什么?”

  王林康盯着放在墙边整齐摆放的那些突击步枪,眼睛里闪烁着激动和期盼的目光:“能不能换给我几只枪,还有子弹?”

  齐元昌摸着下巴笑了:“当然可以。不过,你用什么做交换?”

  王林康换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姿态放得很低,用上了哀求的口气:“我这里什么也没有。你们唯一能看上眼的,恐怕就是土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黑天魔神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