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333章 东帝之权

  “空虚大人,我的脱骨香呢?”

  叶青衣见空虚站着不动陷入沉思,问道。

  空虚回过神来,取出晶莹剔透通体赤红的玉瓶放在叶青衣的手中。

  玉瓶之中,两条血色的虫子互相交缠,蠕动着,似要融为一体。

  空虚拿着叶青衣给的包裹,离开了死亡领域。

  叶青衣回到夜神宫,正欲去自己的房间,却在长廊上看到一道身影,叶青衣冷不丁吓一跳。

  “东……东帝?”叶青衣蹙眉。

  轻歌手执一壶酒,仰头喝了一口,斜睨叶青衣,“叶长老这是去了哪里?”

  叶青衣强装镇定,“三急之事,就不必向东帝禀报了吧。夜已深,东帝早些歇息。”

  叶青衣一面说,一面朝屋内走去。

  她打开门,正欲跨过门槛,脚步忽然顿住,不由回头看向轻歌,出言警醒:“东帝,你年少成名,又是天赋异禀,自有骄傲自信的底气,不知有一句话当不当讲……”

  “不当讲。”轻歌斩钉截铁道,把叶青衣的话堵了回去。

  叶青衣脸上青紫交加,万分精彩,又非常之难看。

  “东帝,即便不当讲,我还得奉劝你一句,你八方树敌,站在风口浪尖,唯有找一个高枝才能保平安。”叶青衣语重心长的说:“神主赐你东帝之名,不给你东帝之权,你即便深处高位,万古第一帝又如何,你的锁骨上,依旧有九界给予的星辰烙印,实力高强者看见你来自四星大陆的烙印,甚至不愿理会你。歌儿,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所说之言,字字句句虽不中听,却是为了你好。”

  轻歌饮下一壶酒,一步步,走向叶青衣。

  “你知我和父亲有多恨空虚,若你还是个人,就别和他太亲近。”

  “夜深露重,叶长老,喝壶酒驱寒吧。”

  轻歌把手中酒壶放在叶青衣怀中,转身便走。

  叶青衣看着轻歌的背影,吞咽了几下口水。

  她见空虚之事,被夜轻歌知道了?

  可夜轻歌实力充其量不过一个星辰境,若夜轻歌在暗处,她与空虚不可能不知。

  叶青衣望着轻歌渐行渐远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轻歌往房内走去,尚未开门,就听见孩子小声的啜泣。

  轻歌心脏一颤,蓦地推开屋门走进去,便见小包子穿着宽敞的衣裳,赤着双足,坐在地上哭的双眼通红。

  轻歌快步上前,连忙把小包子抱起。

  “娘亲,我梦见你不要我了。”小包子抽噎,哭的满面泪水。

  他紧紧抱住轻歌,小脑袋在轻歌身上蹭了蹭。

  “怎么会呢。”轻歌抱着小包子坐回床榻,轻声安慰,白嫩的手轻拍小包子脊背。

  小包子趴在轻歌肩前,在轻歌的缓声安慰之下渐渐睡去,即便睡着了,还因适才哭泣过猛而一噎一噎的。

  轻歌从未有过带孩子的经验,也不知如何安慰,她不是个特别擅长表达情感的人,反而显得木讷。

  待小包子睡着后,轻歌把小包子放在床榻,正欲起身换衣,小包子突然惊醒,猛地用力抓住轻歌的手腕。

  在看见轻歌后,小包子松了口气,又香甜的继续睡。

  轻歌俯身低头,在小包子额头落下一吻,小包子动了动身子,睡得愈发沉。

  许久过后,轻歌才走出房屋,坐在长廊,取出断肠酒,一壶接着一壶喝。

  “你已经断定叶青衣与空虚有来往?”凤栖问。

  轻歌道:“叶青衣突然来夜神宫,定是另有所图。她在父亲身边十几年,与空虚也打过交道,我便猜测,在空虚和父亲撕破脸后,她还和空虚有所联系。故此,她今日要住在夜神宫,我没有反对,我是想看看,我的猜测是否准确。”

  “她去找空虚,我不跟过去,只因她与空虚都是实力高强之人,我只要走近定会被发现。”

  轻歌轻笑一声,说:“叶青衣只盗走了晔儿穿过的衣裳,在她去见空虚之时,我在她的房内发现作画的痕迹,若我猜想没错的话,她应该是在画小包子,传说叶长老叶青衣曾是个画师,功力极深。”

  轻歌又一口酒吞下咽喉,“她把这些东西给空虚,是要交给我娘。上一次在定山坡见面,我便看出娘亲身体极差,娘亲终日被幽禁,早已万念俱灰,只怕此次娘亲患了重病,空虚便想把晔儿的事告诉给她听,让她振作起来。”

  “所以你才不阻止叶青衣,你也想借叶青衣、空虚之手,把晔儿的事告诉给你娘听?”

  凤栖无奈,不论何时何地,夜轻歌都不会掉以轻心,她每时每刻都保持警戒,仿佛下一刻就能拿起刀打一场胜仗。

  “你这样,累吗?”凤栖蹙眉。

  接触的这些日子,她自然清楚夜轻歌是个战士,弑杀而生,向死而战。

  可她渐渐放下里血淋漓痛快的战斗,玩弄权术城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决胜五洲。

  “早已习惯日夜警惕,时刻战斗,若有朝一日平淡安好,反而不习惯了。”轻歌不以为然的笑。

  凤栖摇头。

  有些人,注定浴血而生。

  轻歌抬头望月,轻声说:“果然,最好看的还是妖域的红月。”

  轻歌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晔儿身上,是不是有妖王血脉?”

  “他的妖王血脉,比你体内的还要可怕。”凤栖说。

  “妖后得知此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不过青莲一族的惩罚,妖后要许久才能够恢复元气。在她恢复元气之前,我必须强大起来。”轻歌道。

  她手中有许多底牌,但,都差了一点火候。

  譬如朱雀、玄武,只是残魂。

  譬如火焰龙,毛都被拔光了还在沉睡。

  譬如尊后……

  凤栖双眼一亮,竖起耳朵仔细偷听轻歌的内心想法。

  轻歌嘴角一抽,心思继续动下去:譬如尊后,美若天仙,善解人衣,实力高超……

  凤栖笑了,“你这孩子,要夸本后便正大光明的拍马屁,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夸。”

  轻歌:“……”

  凤栖满面笑容,“不枉费本后对你的精心栽培,甚好,甚好。”

  轻歌不难想象,尊后身后若有一条尾巴,只怕早就竖到天上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豆娘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