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百五十三章工地(6)

  在人家洗过脸了,手也洗了。钱溪五管家皆无了事。抬头看天,天上没有太阳,天上仍亮着,仍蓝色的天罩着大地。太阳躲到房墙后去了,不久,它便消失在视线。

  街上人少了,摆摊的在收摊,人都回家去了,吃晚饭。大概他们在晚饭后会出来散步吧,溜溜肚子里的食。

  三人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那丫鬟洗了搽脸布归来,她见到掌柜,便叫了声掌柜。叫罢便进了屋去,伺候她的女主人。

  丫鬟进屋去了,管家与他的工人在院里,这家掌柜问:“二位还有什么事?”

  “哦,没事了。”管家回。

  钱溪五不是外道人,他见这家掌柜送客,丝毫不在意,去那石凳一屁股坐了。这石凳不是适才放洗脸盆的石凳,是它一旁的。

  见那工人坐,这家掌柜问:“你还有事?”

  钱溪五没啥事,他只是不外道,他道:“没啥事?”

  管家不似钱溪五,他不是那种不外道的人。掌柜送客,他说:“打扰,告辞。”管家向这家掌柜抱拳。

  管家要走,这家掌柜抱拳送道:“管家慢走。”话毕放了手,来送管家。

  掌柜送管家,将其送出了塌毁的房子。管家抱拳说:“回去吧,明日我便带工人盖你家的塌毁房子。”

  自家遭灾,村衙给盖房子,这家掌柜抱拳:“多谢村衙,要不是村衙,我家说不上要花多少钱嘞。”

  “回去吧”管家留下这话,转身去了。管家转身,他要回村衙。

  管家去了,往北而去,这家掌柜不知管家要去哪,应是回村衙吧?

  送了管家,这掌柜回过身来。那工人还在自己的家。那工人不外道,人家在咱家,得招呼。这家掌柜往院走,回了院。他见那工人,不知要跟他说些什么话。他与这工人不大熟,甚至不认识,工人是村衙的工人,村衙给自家盖房子的工人。见那工人在那坐,他问:“你喝点水不?”

  钱溪五不是外道人,他道:“行,给俺来碗水。”

  “好,我给你倒去。”工人说话,这家掌柜要给亲自倒去。

  这家掌柜去了,坐在石凳上的钱溪五说:“麻烦了掌柜。”

  掌柜往后院去给自己舀水,这是人家的院子,喝了水得走了。那墙上落了只鸟,是只麻雀,在用尖嘴弄自己腋下的羽毛。喳喳唧唧的,弄了羽毛,便扑腾的飞走了。一只鸟飞走了,另一只鸟落了来,也是喳喳唧唧的弄自己腋下的羽毛。

  鸟儿空中的精灵,翱翔于天空之下。麻雀,喜欢在人家的屋脊、墙顶、树的枝杈上,扑腾飞跃。他们并不是蓝天下的精灵,更像似,人家屋脊、墙顶、树枝杈上的精灵。他们属于这里。春夏秋冬,都可以见到它们。

  钱溪五嘴巴弄出声,在逗那鸟。那鸟早就见到了他,早在飞来之前便见到了他。鸟儿没把他放在眼里,用那尖嘴快快的弄着自己的羽毛。

  麻雀知道那人在逗它,它喳喳唧唧的弄着自己的羽毛,弄罢,它山楂大的脑袋灵活的转着,似在找虫子,似在发现周围对自己有威胁之物,他喙上掐了几朵绒毛。

  钱溪五在逗那鸟,嘴巴弄出声音,那鸟不理他,他向那鸟儿招手,那鸟儿却扑腾的飞了,飞到了这家掌柜房顶瓦上,蹦蹦哒哒跳到了房脊上。那鸟转动了几下头,便飞了,飞去了后院,后院响起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止一只麻雀,那些麻雀都飞了,飞上了厢房的房顶。是这家掌柜端了水出来,惊走了后院的鸟儿。

  “是麻雀。”这家掌柜道句,那麻雀皆上了厢房,叽叽喳喳跳跃。这家掌柜端水,去给那工人送去。

  水,一碗的水,碗口如头那般大。

  那工人仍坐在那,“水来了。”这家掌柜说。

  掌柜给那工人送了水,工人起身接了。钱溪五接了水,也不说啥,将碗放到嘴上便喝。水是凉的,咕嘟咕嘟的,喝了甚是爽快。

  一碗的水,掌柜给端了,钱溪五便皆喝了。喝罢水,钱溪五将碗给掌柜,说:“谢掌柜的水。”

  掌柜接了碗,那钱溪五说:“不待了,走。”

  听工人要走,这家掌柜说:“再待会不?”

  “不了,我去客栈。”钱溪五不待了,他要去客栈。

  工人要走。那钱溪五说了话,便面向大街,街上人少,马车,皆是村衙的马车。他朝道走,朝马车走。

  工人走了,掌柜立在那里目送。

  街上人不多,钱溪五至了街边至了马肉车旁,马肉皆被卖了,肉车空空,只有油印子与血印子,还有斧子的剁痕。

  客栈,今晚自己要住在客栈,客栈也像似自己的家。

  走在街上,钱溪五直往客栈。工人,自己现在是个工人,待给管家干了活,便卖烧烤去。街上人见面不说话,都不认识,也无话可说。

  “卖糖果汁嘞!”迎面一人推着一个轱辘的车,在叫喊着卖糖果汁。那糖果汁钱溪五喝过,是用糖与果汁调和出来的。虽说他知,但他并未自己做过,只是喝过而已。

  “买糖果汁不?”卖糖果汁的见到钱溪五,将车停下。那车上固着两个大坛子,坛子里便是糖果汁。车上也有碗,卖糖果汁时,便拿那碗给人喝,果汁卖了碗不卖,有个五六个碗。

  先时人买糖果汁时,都拿那碗喝,后来知他不刷碗,便不拿那碗喝了,想喝糖果汁了,便自己拿碗买一碗喝。

  钱溪五无碗,身上也没啥钱。他停下瞧瞧,说:“你这汁是咋做的来着?”

  那卖糖果汁的说:“好做,这糖果汁,是用糖与果汁调和的。”

  “糖与果汁?”钱溪五看那车上坛子,两个大坛子。他问:“你这俩坛子,装的都是糖果汁吧?”

  “是,都是糖果汁,两种口味的。一个桃子的,一个青苹果的。”卖糖果汁的说,他说:“买碗不?”

  钱溪五没啥钱,也没有碗,他那固着几个碗,说:“你卖糖果汁,那碗给人喝了,都不刷,你刷刷它呀,不刷咋给人喝?”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真文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