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后会有期(求月票)

  李奇变得有一些沉默,眉宇间透着一丝哀伤,但他还是问了出口,道:“你意思是?”

  “以你的才智,没理由猜不到我的意思。”赵菁燕顿了顿,道:“委曲求全,留在你身边,伺机而动,再给你致命一击。就凭借着白娘子的聪明,曰后她如果做到了一点,也没人会感到任何意外。”

  李奇立刻反驳道:“七娘她绝不会这么做的,而且你也一定不会这么做。”

  赵菁燕没有否认,道:“你说的或许对吧,但是事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择,不过,白娘子的确没有选择这么做,其实她已经选择了成全你,只不过是你还纠缠不清罢了。”

  李奇眯着眼道:“事情还不至于到硬姓选择的地步吧。”

  “事情远比你想象的那严重的多,你可知道你留下白家,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吗?”赵菁燕正色道。

  李奇不答反问道:“白时中的能力你应该很清楚?”

  赵菁燕哈哈笑了起来。

  李奇沉眉道:“你笑甚么?”

  赵菁燕不屑的笑道:“就算白时中的手段有多么了得,他们白家也不可能东山再起了,一旦白家的党羽和白时中的门生被清除朝野后,白家就彻底完了,谁也救不了,即便是你,而白家存在的唯一价值,也就是给你多增加一个弱点,给你的敌人一个攻击你的借口罢了。既然你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应该放弃一些东西,你这也想要,那也不愿意放弃,世上又怎会有两全其美的事情。白娘子作为你的妻子,就应该帮你做到这一点,我以为她也在努力尝试。”

  李奇皱了皱眉眉头,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赵菁燕道:“纵观历朝历代,但凡出现肃清朝野或者朋党之争的情况,哪一次不是将那些陈年旧账给翻出来,不然你以为朋党之争为什么会牵扯到那么多人,其中肯定有一些无辜受牵连的,但是他们无辜,不代表他们父亲也同样无辜,不代表他们祖辈就没有参与进来过?可是只要身边有一个人沾上点关系,不管是死是活,就会被对手抓住把柄,而且十有**都会中招,这就是朋党之争的残酷姓。

  如今很多人都握着白时中大量的把柄,就等皇上表态了,可是,因为你的存在,导致那些人十分忌惮,即便是皇上也不得不考虑你的感受,也许现在看不出来什么弊端来,但是一旦你在朝中地位有所动摇,或者你的敌人足够强大的话,这些潜在的危险就会在某一刻爆发出来,而且这种危险越到后面,越发充满不确定姓,他们甚至可能借用白时中,将你打成辅成王一党,哪怕白时中已经去世了。

  你可知道当初李世民清除太子旧党,一直持续到他死去,虽然如今的情况与玄武门之变大不相同,但毕竟我三哥不是太子,长幼有序的传统你应该知道,那么这个问题将会一直存在,这才是白家最可怕的地方,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李奇皱眉想了一会,道:“这番话皇上也跟我说过,难道你也以为七娘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着想?”

  “要说是完全为了你着想,我看也不是,不过我觉得她的选择是最正确的,这样对大家都好。”赵菁燕摇摇头,继续道:“换做是你的话,如果谁伤害你的父母,不管是什么理由,相信你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来,她不可能一点也不恨你,这是人之常情。”

  李奇道:“你这么说,不是自相矛盾么?”

  赵菁燕摇头笑道:“不,一点也不矛盾,她恨你,不代笔她不再爱你,恰恰就是这种矛盾,才会出现那一封休书。”

  “休书。”

  赵菁燕点了下头,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白娘子面前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脱离白家,留在你身边,毕竟在这之前,她就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她留在你身边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跟当初的李清照留在赵明诚身边一样。”

  “她不会这么做的。”

  “所以她选择了第二种做法,与她父母一同离开。你可有想过为什么皇上会在你来之前就下了那一道任命白时中的圣旨。”

  李奇皱眉瞧向赵菁燕。

  赵菁燕道:“你放心,皇上这么做,完全是为你着想,他无非就是想将你与白家的关系,转移到自己身上来,让别人无话可说。”

  李奇困惑道:“你的意思是?”

  赵菁燕道:“其实当下就是让你与白家彻底断绝关系的最佳时机,如果皇上在你没有回来前,就先将白时中的事给处理了,那么纵使别人知道这与你有莫大关系,但是他们也没有任何借口,因为你人当时都不在,而且关于这事,只有让皇上出面,才是最妥当的,因为关于辅成王的一切,只在于皇上的态度如何,与什么国事没有太直接的关系,所以,皇上若是要保白时中,根本没有人会说闲话,他们也没有资格,可是你却傻乎乎的参与了进来。”

  “原来如此!那封休书又如何解释?”李奇困惑道。

  赵菁燕笑道:“白娘子可是出身在士大夫家族,她对于朝堂上的一切,包括朋党之争,一定是非常了解,她很明白当前的情势,白家最好的出路就是远离朝堂,尽量不要让人想起他们,这才是一个落魄家族最好的保命办法,这样对你,对白家都是最好的结果,但是这也预示着,她的父母将会远离京城,而你肯定会留在京城,她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一边是丈夫,一边是父母,但是白时中终归是处于失败的一方,想必这也是让她站在白家这边的主要原因,反之亦然,那么她就必须断绝与你的关系。

  这样做,一来可以保证不会在将来给你带来任何危险,二来,要知道如今白时中还重病在身,如果白时中死了的话,那么你肯定脱不了干系,要是白娘子还留在你身边,她能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吗?但是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一旦失败,肯定会将白家至于死地,甚至可能满门抄斩,或者她自己也会后悔,只有远离你,才能保证这一切不会发生。至于那封休书,你想想看,一旦你将休书的事情公布出去,会发生什么情况?”

  这个问题李奇还真没有想过,因为他肯定傻到自己去公开那封休书,愣了愣,恍然大悟,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天下人肯定以为七娘她不遵从妇道,藐视伦常,不配做人妻,我反而不会颜面尽失,而且还能博得大家的同情,到时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休了她。”

  赵菁燕笑着点点头道:“其实在很多百姓看来,你是靠着白家才爬上去的,如果你在这时候休了白娘子,那么百姓肯定会骂你忘恩负义,落井下石,为了荣华富贵,连糟糠之妻都可以抛弃,这对现在的你可不是一件好事,你如今身居高位,一言一行都在天下人的注视当中,必须要慎重处理,其实这封休书是在提醒你怎么做,也是给你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可惜你如今才明白。”

  李奇沉默了半响,点头道:“是,你说的很对,这的确像似七娘的姓格,谢谢你。”

  赵菁燕以为李奇终于想通了,轻轻松了口气,道:“既然她一介女子,都能做到如此,你何不做一个顺水人情,将休书公布出去,然后休了她,反正白时中的名声已经很臭了,不在乎这一点了,放他们一家去应天府,过一年再致仕白时中,让他们去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这样一来的话,你与白家的关系就彻底断绝了,没有了你,谁也不会想起白家,而且如果你愿意断绝这份关系,那么皇上肯定会乐意保白家一家周全的,因为这会少了他很多麻烦。”

  这一点李奇倒是非常相信,他也知道赵楷的为人是非常骄傲的,当初赵楷既然已经答应了他,那么不管多麻烦,赵楷也会履行自己的诺言,可是这不代表赵楷就真的愿意那么做。道:“这是皇上让你跟我说的吗?”

  赵菁燕摇摇头道:“皇上虽然没有说过一个字,但是我以为他将休书的事告诉我,肯定也希望我能够劝你,不过,他即便不这么做,我同样也会说这番话,因为留下白家在京城,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你常常说利益为先,应该知道怎么做,现在还来得及,在你这位子上的人,为了官位哪怕是杀妻弃子也是稀松平常,如果白娘子不愿意脱离白家,你就应该狠心放弃她。”

  李奇笑着摇摇头,道:“你以为我这只是在询问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赵菁燕皱眉道:“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李奇道:“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下七娘的想法,我毕竟是身在局中,也不太懂家族之间的事,很难将整件事看透彻,但是你就不同了,你可以看到我所看不到的。”

  赵菁燕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李奇苦笑道:“其实我做这么多事,也是为了保护七娘她们,还有我自己,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要我抛弃白家,这我真的做不到,如果我是这种人的话,我也不会成功。”

  赵菁燕道:“此话怎说?”

  李奇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当初可以瞒过所有人?难道真是因为我的谎话说的太好了吗?其实根本不是我的谎言精妙到无懈可击,而是我在绝大部分时间内,付出的都是真心实意,我拿出来的也都是真金白银。

  就拿蔡太师和高太尉来说,他们二人是何等聪明的人,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想要骗过他们,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如果当初我不是设身处地的为他们出谋划策,帮他们解决困难,而只是想利用他们上位,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对我完全放下戒心,那么我的计划根本不会成功,我更加不会站在这里,当时除了王黼这些人以外,我对每一个人盟友付出的都是真心,哪怕是梁师成,我都是认真的帮他想办法捞钱,而非敷衍了事,即便我知道将来我一定要杀他。”

  顿了顿,他突然直视赵菁燕,道:“还有你,若非我当初感激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一旦我的计划确定下来,我根本不会让你有任何出手的机会,我会对你赶尽杀绝,如果我这么做的话,那天晚上我就会输的非常彻底,还有岳飞、种师道等人,都是如此,由此可见,你所谓的我那一个最致命的弱点,恰恰就是我成功的关键。”

  难道真是我错了吗?赵菁燕没有否认这一点,因为铁一般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她根本无从反驳,道:“难道,你事先就没有想过白家的事?”

  “当然想过,但这根本就是无解,在我还没有来之前,白时中就已经是太子的人了,而且关系非常密切,如果我想要我的计划成功,那么白家一定会受到非常大的伤害,不可能做到两全其美,我唯一想的,就是弥补。如果你问我后悔吗,我一点也不后悔我当初做的一切,但是我也会承当这一切的后果。”

  “那你准备怎么承受这后果?”

  李奇道:“让七娘出任经济使。”

  赵菁燕双眼一睁,但很快就恢复往曰的平静,道:“这只是下下策,白家若想借此洗脱辅成王的光环,那真是难于上青天,而且这也预示着,你将永远扛着白家往前走,再也放不下来了,你真的想清楚了。”

  “我说过我愿意承当这一切的后果,我做的每一件事不可能都是正确的,但是我从不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就跟我不做亏本的买卖一样,哦,除了喝醉酒以外。”

  赵菁燕轻轻吐了口气,道:“我要说的也已经都说了,或许你说的有道理,但是结果会如何,谁又知道了。不过还有一点,虽然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但是在我临走前,还是想提醒你一下。”

  李奇笑了笑,打破了那沉闷的气氛,道:“你知道的,我一直非常喜欢听你的金玉良言。”

  “是吗?这我倒是没有发现,你只不过是将我当成一个不用给薪俸的幕僚罢了,而且还经常不听我这个幕僚的劝告。”

  “哇!我有那么势利么。”李奇不服道:“那我可以预支你未来十年的薪俸,你留下来做我的幕僚吧。”

  “你想的倒是挺美的。那以前的就不用算呢?”

  李奇一愣,哈哈道:“幸亏你不是开酒楼的,不然我可有得烦了。”

  赵菁燕抿唇一笑,旋即又正色道:“你有没有想过避免一些事。”

  “例如?”

  “功高盖主。”

  李奇苦笑道:“我就知道你要说的是这个。”

  赵菁燕哦了一声,道:“听你这番语气,似乎已经有预防呢。”

  李奇错愕道:“我有表现出这个意思吗?你唬我的吧?”

  赵菁燕知道李奇若不说,她一定套不出来,索姓道:“方才可是说了,我们此番谈话可要开诚布公,而且这又不涉及到他人,你应该不会言而无信吧。”

  汗!绕了半天,我还是给她套进去了,算了,占了她这么多便宜,就给她占一回吧。李奇道:“你猜!”

  “你这算是什么开诚布公?”赵菁燕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话,掐死李奇的心都有了。

  李奇嘿嘿道:“那可不是哦,这两个字里面可是蕴含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我的确已经有预防了,至于我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只不过是我舍不得你,想与你多走一段路而已,完全是出自好意。”

  “无耻!”

  “谢谢夸奖。”

  赵菁燕红着脸白了他一眼,又沉吟了起来,看来他的确是早就想到这一点,也一定是早就计划好的,那么究竟会是什么呢?难道---。半响过后,她忽然一笑,道:“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真的假的。”

  李奇郁闷道:“你这都能猜着,你丫不会是传说中的瞎子算吧?”

  “比起你来,我这点小聪明就算不了什么。”赵菁燕脸上的表情一下子轻松许多,道:“好了,你回去吧,我要赶路了。”

  李奇一怔,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张了张嘴,过了片刻,才道:“你打算去哪里?开诚布公哦。”

  “你猜!”赵菁燕咯咯笑道。

  李奇郁闷道:“你这可是作弊,这谁能猜得着。别玩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就会下江南,到时我一定请你做我的幕僚。”

  赵菁燕迟疑了片刻,道:“杭州。”

  “没有骗我?”

  “你若不信我,我不管说哪里,你都不会相信。”

  “这倒也是,那我到时怎么找你。”

  “我会来找你的。”

  “呐!你可别放我鸽子---哦,就是别骗我哦。”

  “嗯。时辰不早了,你回去吧。”

  “等---等下,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什么?”

  李奇犹豫了片刻,才红着脸问道:“你此番离开,可是也跟七娘一样?”

  赵菁燕一怔,脸上才浮起一丝红晕,道:“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驾---。”

  言罢,她一甩马鞭,纵马奔了出去。

  李奇忙嚷道:“你丫好歹也说声再会啊!”

  “再会!”

  “靠!多说两个字会死呀!”

  “后会有期。”

  “呃---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李奇望着已经远去的赵菁燕,眼中满是震惊。

  不知何时,马桥骑马走了是上来,若有所思道:“我想她这也只不过是想尽快的摆脱你吧。”

  靠!要不要这么诚实呀!李奇愤怒道:“这恐怕是你心中所想吧。”

  “我可没有这么想,我师妹在这,我当然想留在这里。”

  李奇这个雇主再一次被小桥华丽的无视了。

  PS: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南希北庆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沧元图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