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二十章袁绍求援

  “刘备,统率75,武力74,智力73,政治78,对公孙瓒忠诚度70。”

  “关羽,统率93,武力98,智力77,政治64,对刘备忠诚度100。”

  “张飞,统率83,武力98,智力35,政治22,对刘备忠诚度100。”

  “严纲,统率72,武力70,智力42,政治54,对公孙瓒忠诚度92。”

  ……

  公孙白端坐公孙续的对面下一个座次,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查询着几个他比较感兴趣的人员的属性。

  大耳贼孤穷来投父亲,忠诚度居然只有70,的确是不甘久居人下啊,日后必然成为大敌,只是暂时或许能一用。

  正想着,突然见公孙清急匆匆而入,走到大厅之内才放缓脚步,轻轻的走到公孙瓒耳语着什么。

  公孙瓒的脸色明显一变,神色刹那间变得凝重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急报:“启禀蓟侯,渤海袁绍遣使急见!”

  大厅内的众官员见公孙瓒这般模样,知道必有要事,立即安静了下来,放下酒筷,齐齐朝公孙瓒望去。

  公孙瓒犹豫了半响,才对公孙清道:“有请。”

  公孙清急忙应诺而出。

  众人哗然,小声议论起来。

  什么人能让蓟侯神色如此凝重,居他们对公孙瓒的了解,即便是幽州刺史刘虞也不放在他眼里,难道是长安傀儡朝廷来人?

  议论声中,只见门口突然一晃,一名面容清瘦的文士,四十岁左右,头戴方顶巧士冠,一袭青衫,手执一柄鹅毛羽扇,气宇轩昂,略带几分傲色,翩然而来。

  厅内立即寂静无声,众人皆被此人气势所慑,齐齐望着此人。

  “查查这装逼的老小子的属性。”公孙白对脑海里的系统发出指令。

  “逢纪,统率36,武力29,智力83,政治69,对袁绍忠诚度88。”

  我勒个去,这系统牛叉,还带帮认人的,原来是逢纪这老小子,看这装逼的气势,我还以为是沮授或者田丰来了呢,不过好像沮授和田丰这时还没投靠袁绍。

  正想着,逢纪已施施然穿过众人的视线,走到公孙瓒面前,弯腰一拜:“邟乡侯、渤海袁太守麾下长史逢纪拜见蓟侯!”

  众人哗然,怪不得公孙瓒如此凝重,原来是名满天下的袁本初遣使来见,袁家“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可谓此时的天下第一望族,再加上袁绍年轻有为,不到二十岁就朝野闻名,成为濮阳县令,三十四岁为西园八校尉之一,后又担任渤海太守,乃至成为讨董同盟军的盟主,已算是名动天下了。

  不过公孙瓒虽然重视袁绍,但一向心高气傲,倒不至于把一个小小的长史放在眼里,只是淡淡的说道:“免礼,赐坐!”

  逢纪楞了一下,脸露不悦之色,不过终究还是在侍卫搬来的案几后跪坐了下来。

  “不知袁公派阁下前来,有何见教?”公孙瓒端起酒樽朝逢纪举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漠然问道。

  逢纪对饮了一樽之后,急忙腾身而起,从袖中掏出一封火漆密信,递给公孙瓒,朗声道:“青州黄巾作乱,百姓不宁,今邟乡侯不忍生灵涂炭,欲请将军共同出兵诛贼,还青州百姓一方安宁,复大汉朗朗乾坤。”

  公孙瓒接过密信,细细一阅,然后将密信收回信封,沉吟不语。

  逢纪见公孙瓒不语,又急声道:“此乃将军建功立业,扬名天下之时,还望勿虑。”

  这时一旁的田楷沉声问道:“莫非袁本初连区区黄巾贼也对付不了么,特此向蓟侯求援?所谓无利不成行,袁公既然求助蓟侯,当许诺蓟侯利是,或城池,或兵马,或粮草,否则蓟侯为何要相助?”

  公孙白一听,不禁眼中大亮:看来田楷这老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在他心底,对于出兵打黄巾一事其实是反对的。

  现在正是袁绍落魄的时候,出兵打什么黄巾啊,应该是出兵打袁绍才对啊,趁他缺粮少草之际,和黄巾军两路夹击,将袁绍掐死在革命的摇篮里,以绝后患。

  不过,这事也就想一想,真要是出兵和黄巾军共同出击袁绍,恐怕会犯了众怒,引来其他诸侯干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袁绍和黄巾军火并,然后两败俱伤,最后公孙瓒再出兵收拾掉黄巾军,这样袁绍就很难再蹦跶起来。

  逢纪听到田楷的话,立即腾身而起:“非也,非也!袁公麾下甲士十万,良将千员,更有虎将颜良、文丑,有万夫不当之勇,兵锋所指,黄巾蟊贼即化为齑粉,何来求援一说?当年董卓掌控京城,拥兵二十万,且吕布、华雄皆虎狼之将,飞熊骑兵皆虎狼之师,然则袁公振臂一呼,十八路诸侯、五十万大军云集于麾下,袁公旌旗所指,董贼便丢盔弃甲,仓皇东顾,弃城而逃,然黄巾贼比起董贼之西凉虎狼之师又如何?今袁公念蓟侯曾为同盟军旧友,辖地毗邻,不愿独居破黄巾之大功,特邀蓟侯共享此不世之奇功也。袁公乃天下英雄,高风亮节,举世皆知,岂能以小人之心度之?”

  一席话,说的田楷目瞪口呆,居然答不上话来。

  我勒个去,这83的智力全加在吹牛逼上去了啊,特么的稻草能说成金条,死人都能被逢纪这舌头说得复活啊,反正吹牛逼也不犯法。

  眼见田楷等一群智五渣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公孙瓒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公孙白知道该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哈哈哈……”公孙白腾身而起,仰天大笑。

  笑声一定要宏亮,姿势一定要酷,神态一定要装逼,否则岂能显出老子玉树临风、风靡万千少女的绝世风采。

  这**的一笑,将整个大厅中的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身上来了。

  终于,逢纪憋不住了,愕然问道:“不知阁下何事发笑?”

  公孙白笑而不语,端起酒樽缓缓的饮起酒来,显得十分从容和潇洒。刚才这一阵装笑装得太猛了,笑得嗓子有点干了,不润下喉恐怕说话都要带咳嗽了。

  一樽酒尽,这才用一种从容而平缓的声音笑道:“白也知袁公乃天下英雄。昔日袁公居中军校尉之职,从大将军何进,深受宠信,为何进最亲信之将,然何进率数万大军进京,却落得身首异处,如此护主之能,诚尽显袁公英雄也;而后十常侍被灭,京师十万余军马无主,而凉州刺史董卓,久居西凉,在京中人生地不熟,兵马不过万余,却尽掌控南北军,因此势大,行废立之事,至此天下之乱,而袁公出身名门,又为昔日何进最宠信之将,却只能眼看着董卓祸乱天下,束手无策,袁公之英雄,尽显无余;后十八诸侯共讨董贼,袁公凭家世声望,推选为盟主,然则虎牢关前,华雄嚣张,吕布跋扈,袁公一筹莫展,后虎牢关破,董贼西去,袁公身为十八路诸侯盟主,却不敢率众追袭,眼睁睁看着董贼劫持天子而去,此亦显袁公之英雄也;更有今日,袁公甲士五万,却兵多粮少,全仰韩馥鼻息供给粮草,摇摇欲坠,眼见不敌青州黄巾,不得不请援蓟侯,既然有求于人,理当谦卑,然阁下却在此大言不惭,又再显阁下之主袁公之英雄也。”

  一席话说完,整个大厅静得连一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众人震惊的望着公孙白,不相信这番话是从一个年方十五岁的少年口中说出来的,就连公孙瓒也是满眼的惊讶,当然除了惊讶,还有欣赏和自豪,不愧是咱公孙家的种。

  显然这番话句句戳中了要害,逢纪一时间竟然哑口无言,神色大窘,许久才反应过来,讷讷的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今居何职?”

  眼见智力83的主被自己一番话震住了,公孙白只觉心头像六月天喝了雪水般,透心的爽。

  “我居何职不重要,你只要记住我叫公孙白就好了。”公孙白淡淡的说道。

  逢纪听他名字,自然知道是公孙家子弟,不便再纠缠,便转身对公孙瓒强笑道:“不知蓟侯意下如何,如果蓟侯不愿出兵,则逢某也好回禀袁公,袁公虽势孤力单,亦当以天下为己任,渤海儿郎,就算是马革裹尸还,也要与黄巾逆贼一战,虽死不悔!”

  这话一出,公孙白就知道坏事了,这便宜老爹原本就是个好战的愤青,再加上这一激,恐怕头脑一热就要出兵了。

  果然,公孙瓒变了脸色,腾身而起,腰中利剑呛啷一声已然出鞘,寒光凛冽的剑锋直指逢纪:“回去告诉袁本初,天下英雄,非止出自袁家,某家当三天内出兵,届时看看谁杀的贼军更多。”

  逢纪神情一凛,立即弯腰下拜,恭声道:“蓟侯真英雄也,逢某定当将蓟侯之言如实回禀太守,告辞!”

  他低头而出,嘴角却隐隐挂着一丝微笑,在经过公孙白的案几前,忍不住抬起头与公孙白对视了一眼,然后微不可察的略点了一下头,匆匆奔出厅外。ps:晚上7点还有一章。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湘南笑笑生其他小说作品

推荐阅读: 元尊万古神帝我是至尊诡秘之主全职法师造化之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儒道至圣武破九荒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三三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